匆匆

恨不得你是只蝴蝶二 3

我 这辈子 永远爱高智商反社会人格的攻

Aphrodite:


  • 激情更新


  • 别爱我,没结果


  • 现实背景+ABO





世界对着他的爱人,把浩瀚的面具摘下了。
它变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




其实黄明昊平时有点懒散。

也不是真的懒,而是会带点漠然的样子,虽然蹦蹦跳跳的,长得也脸嫩,但是总会给人一种游刃有余的感觉。

直到另一个少年的出现。

“我来跟他说。”

黑衣的管理者在离开房间之前,看见那个带着项圈的男孩楞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瞬间从地上站了起来,就在这一闪身的功夫,那些笼罩在他身上的奇异的疏离感一扫而空。

黄明昊没有再往前走动,他只是站起来,好像有些慌乱一样,还整理了一下衣角。

他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变成了一个慌里慌张的小孩。

他好像,被点燃了一样,硬是透出了鲜活的气息。

门关上了。

屋里只有两个人。

范丞丞还是穿着那件故意拿错的外套,看上去有点傻里傻气。他就那么安安静静的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轻松的就好像是刚刚散完步回了宿舍。

灯光下,那双眼睛的颜色更浅,就像是琥珀。

心脏都快要融化掉了。针扎似得,密密麻麻的满足和微不可查的难受。

在面罩下面,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黄明昊咬紧了下唇。

“啊,哥哥,怎么突然来了。”他的声音开朗而自然。往前走了一步,非常懂事的快手快脚的拉开了桌旁的椅子。“坐这里吧,坐床上也可以。”

黄明昊手上的抑制环金属部分碰到了木制的椅子背,铛的一声。

他连忙收回了手,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那个,你吃饭没......现在挺晚了,宿舍不是有门禁吗?”

“你是自己过来的吗,哈哈哈,那一会儿回去会被选管骂的吧。”

他的声音听起来活泼跳脱,关在面罩里面,他看起来像个再乖巧不过的小孩,眯着眼睛笑着,随意的搭着话。

但是,却没有回答。

范丞丞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低下了头。

“黄明昊。”他叫了他的名字。

仿佛有种特殊的默契,少年慢慢的,停下了雀跃的声音。他好像是轻轻笑了一声,无奈的看向了那个终于开了尊口的哥哥。

“别装了。”

范丞丞说,别装了。

房间安静里突然的可怕。那三个字像个魔咒,落在空气里就能冻结一切。

黄明昊微微低头。

他眨了眨眼睛。睫毛像扑朔的小扇子。

当他再一次开口时,声音都变得低沉了许多。带着范丞丞从来没听过的,喑哑和压抑。

“好的。”

黄明昊说,好的。

于是,那个孩子似得,天真快乐的样子,就消失了。

范丞丞皱着眉头,看着黄明昊往前走了一步。

明明是同一个人。

“哥哥,你这样说,有点伤人。”

范丞丞第一次,清清楚楚的,看见了他眼里的情绪。

炙热,直白的感情。还有那化不去的偏执和欲望。

而这里却不是扎满蝴蝶的房间。

心知肚明的人,最讨厌的事情就是粉饰太平。

上一次坦白的结果并不乐观,大概是两人都流了血,兵荒马乱的住了院。一个人后颈的伤到现在都没好,另一个人被当做半个罪犯软禁起来。

真是破破烂烂的故事。

在两人中间,有一张桌子,桌面上干干净净。只放了一个小小的控制器。

那个控制器连通着黄明昊颈后的装置,只要按下,就会引通电流。物理刺激着少年alpha的腺体,让他失去所有攻击的能力。

但是,那张桌子就在黄明昊的手边。

两人的目光同时落在了桌面上。又同时互相察觉。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固。

“你想要这个东西吗?”黄明昊自然的把手放在了桌子上。

“老实点。”范丞丞还是面无表情。

“不行。”黄明昊笑了,像挑衅一样,把那个控制器拿到了自己的手里。

你不是让我别装了吗。

你不是想看真正的我吗。

你不是在怕我吗。

握着控制器的手太过用力,关节发白。少年的笑容了然又绝望。

“哥哥,你怎么能怕我呢。”

他们之间的距离连两米都没有,都不能算是一步之遥。那个唯一起用的控制器被黄明昊拿在手中,还闪烁着红色的光点。

他可以瞬间就扑上去,咬住那个自投罗网的猎物。

就在这时,范丞丞突然叹了口气。

他不再面无表情,而是好像带了点厌烦的,伸手揉着眉心。

“把东西放下。”他说。

他放下那只带着纹身的手,眉心还留着一点按压的红痕。他那双漂亮的眼睛在灯光下像是透明的琥珀,干净的令人心悸。

“Justin,把东西放下。”

范丞丞好像有点生气,所以声音更低了,带点鼻音,硬生生的让黄明昊觉得有点可爱。

这个哥哥也有个习惯。就是使唤他的时候,才会叫这个名字。

脑海里突然闪过无数个画面。像是快速的电影胶带,飞速回放,而镜头里全是范丞丞。

Justin,这个动作.....教教我,我叫你哥哥。

Justin,去买那个,那个好吃一点,拉着我别走散了,我韩语不好......

Justin,快睡啦......哎你怎么坐地上.......你身上好凉啊。

Justin,来来来。

愣什么,来我这边啊。

习惯了。

哥哥,我习惯了,只要你一叫我的名字,我就想听你的话了。

这世界上也再也没有别的人叫我名字时,让我如此想要回应。

黄明昊低下了头。慢慢的把那个控制器放在回了桌面上。他手腕上的抑制环又一次碰到了桌角,显得有点无措。

“哥哥。”他还带着少年感的声音轻轻的响起来。小心翼翼的。“别怕我好不好。”

范丞丞没有回答。

“Justin,后退,转过去,靠着墙。”他这样说。

只是因为你叫了我的名字,我就会照做。

即使是让我离开你。

哥哥,你知道吗,这世界上也只有你的恐惧,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怪物。

黄明昊突然觉得很累,就算是幽闭恐惧症发作时,都没有这么累,好像被抽空了一样,风一吹就会瘫倒在地上。他身体下意识的听了话,后退到了墙边。

他转过去,用头轻轻抵着冷硬的墙壁。特制的项圈面罩也碰到了墙,牵扯到了脖子,带来了一点点紧绷感。

范丞丞拿到控制器以后会做什么呢?黄明昊听着身后的脚步声这样想着。

一般来说,应该是拿在手上,走远些,再让他转过来。

不过自己这么过分,那哥哥就算是直接启动电流让自己吃点苦头也正常啦。

就算是还了咬在他后颈的一口吧。

黄明昊闭上眼睛,试着集中有点恍惚的精神,这样电流通过时,才不会表现的太过难受。

于是他能清楚的听到范丞丞走近的声音。

要是能看着你走过来多好啊。

那么.....

“Justin。”他难以停下的思绪突然被打断了,范丞丞又一次叫了他。

等一下,是不是,有点太近了。

不是在桌子旁边,而是,就好像在他身后一样。

黄明昊猛的睁开眼睛。

“黄明昊,你是不是觉得,我真的怕你?”

一声电子音响了起来。

但是,预料中的痛苦电击感并没有传来,取而代之的,是轻轻的咔哒一声。

那个特制的项圈不小,也有一定的重量,所以掉落在木制地板上时,动静有点大。

新鲜的空气涌进鼻腔,还带着一点点清冷的香气。

范丞丞解开了那条抑制信息素的特制项圈。

然后,他把手中已经没用的控制器扔在另一边的床上,随意的很。

“转过来。”范丞丞说。

黄明昊呆呆的转了过来。因为长期使用抑制剂,少年还很瘦弱,甚至还比范丞丞矮了一点点。他脑子乱乱的,所以表情也是懵懵的,那双小动物似的眼睛黑的像一潭深水。配上还是金色的头发,好像方圆百里不能再找到这么无害的人了。

这家伙长得太有欺骗性了。

“哥哥,我......对不起......”黄明昊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刚开口眼睛就有点发红,犹豫了半天,才抬起一只手,想去拉住范丞丞。

但是范丞丞却避开了。

“别碰我。”那个哥哥任性的往后一躲。

然后,他看着黄明昊,好像被那副可怜的样子晃了一下眼睛,皱了一下眉头。

“我不怕你,但是不代表我不生气,不代表要原谅你。”

“黄明昊,你在害怕,所以你一直故意激怒我,故意联系我。”

范丞丞突然笑了,满满的都是获胜般的挑衅。

“我不怕你,我今天过来,就是让你别做那些无聊的事情了。”

那哥哥在离他很近的地方,但是好像本人没有一点自觉,正在耀武扬威的说着幼稚的话。

就好像非要证明些什么一样,说着我不怕你。

原来自始至终,只有我一个人在害怕。

范丞丞还正在笑着,突然被一股蛮力抓住,瞬间位置逆转。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黄明昊抓住双手按在了墙上。

“喂!你......”

近在咫尺之处,少年的笑容终于清清楚楚,尽管还红着眼眶,尽管还有些可怜的样子。

但却像用尽全身力量一样抓着范丞丞的手腕。

“哥哥。”黄明昊的声音有点抖。“那你有没有想过,没有防护措施,我的信息素是可以压制你的。”

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有可能不乖。

“你敢就试试啊。”范丞丞被按着手压在墙上,但是气势丝毫不减。

就像他说的,他从来没有害怕过。

甚至,还觉得黄明昊有点好笑,他撇着嘴,不乐意的说。“喂,快放手,不然就再给你带上那个东西。”

你是一个怎样直白又勇敢的人。

而我偏偏是个偏执的疯子,只有最纯粹的人才能让我的血管里再次跳动着生命。

哥哥,我们真是天生一对。

“那我可以问个问题吗?”黄明昊低下了头,他的呼吸划过范丞丞的颈间。

“你现在,还喜欢我吗?”

范丞丞楞了一下。好像很费解一样,满脸不自在的转过头。

“说什么屁话,快放开。”

听到他这么说,黄明昊无奈的笑了,然后抬起头,撒娇一样的低语道。

“哥哥,你知道,我不会伤害你。”

“但是,我可以做点别的。”

然后,漂亮而乖巧的少年突然贴近了范丞丞,带着和外表不同的凶狠和侵略,咬住了对方的嘴唇。

哥哥,你一点都不傻。

你知道我有多忠诚。

但你低估了我对你的爱。

黑衣的保镖靠着墙,低头翻看着手机。

突然,门后的房间里传来了一声巨响。男人几乎是立刻反应了过来,冲了过去打开了房门。

他看见了一副有点混乱的场面。

黄明昊坐在地板上,身边是被撞翻的桌子。少年身板小小的,看上去很可怜,而刚刚到访的客人范丞丞就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他皮肤很白,所以脸红的格外明显。他就站在黄明昊身前,看上去马上就要进行二次伤害。

门一开,这两位就同时看向了门口的黑衣保镖。

黑衣人虽然知道这两位好像有什么纠葛,但是他向来不怎么会说话。

所以他选择了干巴巴的说一句。

“咳,请冷静。”

他是对着范丞丞说的。

范丞丞脸更红了,这个帅气的少年泄愤一样,一脚把地上放的抑制项圈踢到了一边。径直往门走来过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黑衣人眼神复杂的看着地上的那个项圈。而好像挨了打的黄明昊也不站起来,就那么坐着转过头,炫耀一样的看着他。

这是他第一次从这个少年身上看到如此鲜活的情绪,有些不习惯。

正当他们面面相觑的时候,范丞丞突然又回来了。

穿着贴着毕雯珺名牌的棉服,他好像憋着一口气一样,站在门口。

黄明昊炫耀的眼神瞬间就隐去了,少年一只手不着痕迹的按在了刚刚撞到桌子的地方,只一个垂眸,眼里就写满了委屈。

“哥哥.....我......”他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按着腿侧。他甚至还有点站不稳,身子还摇晃了一下,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黑衣人面无表情的在内心叹为观止。

而范丞丞压根没有听他说什么,直接朝他走了过去。

然后越过了他,连眼神都没赏一个。

范丞丞走到了窗户旁边。

屋里因为面积狭小,灯也是暖色的,所以不管怎样,总有种昏昏暗暗的感觉。

黄明昊记得,范丞丞好像是冷着一张脸,用了耍脾气的力气。

用力的拉开了那扇关着的窗帘。

已经是夜里了,北方的月亮挂在天空,明亮异常。

白色的月光瞬间倾撒进房间,在那扇窗户之外,夜空广阔,星海灿烂。

范丞丞慢慢的放下手,转过脸,月光在他帅气的脸上编织的光影像是用尽了黄明昊所有的梦境。

这样的话,那个什么幽闭恐惧症就算是完全被治愈也不足为奇。

他们在这一刻对视了。

目光穿过许多故事,才终于正正经经的,再次交接。

即使只有一瞬间,也足够两个人铭记很久。

范丞丞直接甩手走人。

在他身后,黄明昊低下头笑出了声。

而他这次再也没有回头。

————————
TBC

————————


屁话小剧场:
黑衣保镖大哥:我知道你生气,但是也不用打这么狠吧,还摘了项圈打,你很会啊。
橙橙:???????

评论

热度(1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