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

【超级制霸】黑帮偶像/GANGSTAR 02

我真的热爱沙雕文学(褒义)

一橘障目:







“诶阿俊,你看看这个。”陈立农翻着训练排班企划,注意到第二页底部一行标注小字:第二周起视情况开设进阶课程。


 


今天也是被朱老师折磨得奄奄一息的一天。瘫在榻榻米上眯着眼玩塞尔达传说,并不想与三次元有染。对方直接把企划往人和switch之间一塞挡住,气得林彦俊双腿虚空乱蹬。


 


“不要打扰林北玩游戏——”


 


陈立农一把把人捞住按在地上不让动,伸手关了电源又让他看企划。对方从小已经习惯肌肤接触毫不在意,陈立农却突然有上课偷吃零食的快乐感觉。


 


 


 


“进阶个屁啦今天都第九天了,是每天不够练吼。”


“我总觉得怪怪的…干嘛不直接写什么课程。”


“现在已经够怪了,林北不在乎。”


 


林彦俊翻滚一圈绕开他又举起switch,赶苍蝇手势撵他,被人逮住打屁股在地上扭作一团。正咬牙较劲不相上下,头顶传来凉凉夸奖道两位真是童心未泯令人羡慕。听到人声一瞬两人同时向后腰处摸到贴身小刀按住不动,抬眼找人。那人却也在看出他二人动作时敏敏让出两米,左手钢针绕圈回鞘,右手喂自己吃着波板糖。然后笑说不愧是林帮,吓死我了。


 


陈立农回到侧盘腿坐姿,问你这未成年哪家的,校服也不扣扣好,知道林帮还来偷东西吗。


他挑眉说你见过穿gucci偷公寓的吗小伙子。


陈立农问姑齐是什么,回头看林彦俊。林彦俊说不知道,蔡老师好像讲过。开始翻笔记。


 


未成年沉默了。踩上榻榻米被林彦俊骂给林北脱鞋,矮下去脱了鞋又踩上来,盘腿坐着。然后林彦俊问你包里波板糖还有多的不哥试一个。他说没有。被抖出来一整个书包的波板糖。


 


陈立农说你小小年纪会撬锁就算了居然还会撒谎,手上把波板糖按口味理好塞给林彦俊。


他说你们两个他妈的二十多了抢小孩糖还要脸吗。


林彦俊说脸是干嘛的?给陈立农拆开一个,自己又拆开一个才想起来。问你这小比撬我们锁进来有事吗?走之前结一下换锁钱。


他说啊忘了,我是你们经纪人,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陈立农把嘴里咬得细碎的糖渣吞下去,说小朋友,趁你林哥今天心情好赶紧赔了锁钱哥送你回家,太晚了路上有坏人。未成年不说话,从书包暗层里摸出来经济合约递给他。天真可爱微笑说老子叫Justin。老子不光是你们俩以后的经纪人,老子还是进阶课老师。希望与两位合·作·愉·快·哟(心)~


 


两人脑袋凑在一堆研究了一会儿合约,问他说山口组已经沦落到雇佣童工了吗感觉不太正规。他深吸一口气,说我自懂事起便为组效力,常年负责台面事宜请二位不必担心我的工作能力。两人理解地点点头,说确实是不太正规。


 


Justin双拳攥紧堪堪维持礼貌坐姿,缓上一小会重拾职业笑容。说今晚冒昧前来主要是来打个招呼希望今后通力合作,顺便为二位讲解一下进阶课程。林彦俊继续埋头与switch相亲相爱缠绵悱恻不理会世间流言蜚语纷纷扰扰,陈立农直起腰回道贾老师您说。贾老师头一次得此诨名,又晃了晃,说这个进阶课程嘛。


 


接着便不开腔了,眼神来回瞟林彦俊背后波板糖。陈立农颇有眼力见儿,将一叠糖捞进怀里码好。


递一个,贾老师巍然不动。


两个,贾老师左右打量公寓布置,说二位吃过饭了么点个外卖。


三个。四个。再加一个。


 


整一叠按到贾老师腿上,对方做出浮夸回神反应附赠甜美微笑,说哎呀这怎么好意思真是惭愧手上动作不停往书包里塞,塞完死死上好拉链把鼓鼓一包掖在怀里抱稳。


 


“进阶课程,就是让我来做恋爱教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哟哈哈哈哈哈陈立农你有听到吗未成年要教我们谈恋爱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哟林北肚子好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明天我必不去形体课我甘霖娘——


 


陈立农好容易擦完生理眼泪,揉揉酸麻两颊说你先试试看持身份证去买盒避孕套好不好贾老师。贾老师被两人气得手抖抖拆了块新糖嘎嘣嘎嘣咬了以代嚼骨,恶狠狠说给老子安静一点,不是那种谈恋爱。林彦俊关了电源翻个身趴着,两个人同步撑脸作向日葵好学状看老师。老师第三次深呼吸结束,从书包外袋里掏出迷你投影仪插上U盘。


 


“相信二位都谈过恋爱,但我们的进阶课程所教授的并不是普通恋爱。”自腰侧抽出拇指粗钢棍拉长作教鞭,戴上金边平光眼镜。打开PPT模式,墙上浮现形形色色男团的演出街拍饭拍路透。“而是偶像男团内部,似有若无、引人遐想、浪漫色情、脱离了柴米油盐的男男之情。简称BL,时下饭圈流行说法叫couple,搞CP。通常以组合成员人数来做排列组合,比如国内最近正红的九人组合就是A(9,2)。来陈同学回答一下A(9,2)是多少。”


 


“那个……36?”


“不对。林同学来。”


“……”


“……”


“……是72。陈同学的答案没考虑到顺序,但仍然值得鼓励。”


“贾老师,”林同学举手,“为什么选了两个人还要分顺序。”


“好问题。”贾老师颔首欣慰微笑,“这个顺序代表了,你们两个在粉丝心目中谁是男的谁是女的。”


 


不意外地看到两人都出现瞳孔地震,贾老师像只骄傲小公鸡。


陈同学举手,“那那那个,我们,我们不会有到什么,就泰国那边,那种手术的部分吧?没有的吧?”


小公鸡眼前一黑,说没有的。只是给粉丝的感觉而已,感觉you know,Feeling。地上的两个人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只因为没有手术部分松了口气。小公鸡挥挥教鞭,让同学们视线focus一下。


“以实际情况来看,老师的建议是不要拘泥于一种顺序。毕竟只有两个人,粉丝很容易审美疲劳。”祖籍温州的贾老师也秉承了这样精明的商业头脑,摇了摇虚空小鸡冠十分得意。这一大通听得两位同学云里雾里,林同学啃了一会儿指甲,头顶出现漫画小灯泡。


“老师我懂了!就是要我们轮流当女的!”


“……你就这么理解吧。”小公鸡扶额,“总之就是要让粉丝觉得你们之间有一种相互扶持,宿命的羁绊。多数时间形影不离又很有默契,偶尔闹个小矛盾马上就会和好。重点是不要太超过,太用力没人嗑。”


 


林同学又咬了一会儿手,偏过头挑眉看陈同学,“我感觉跟我们平时差不多齁?”


陈同学心里嘎噔一下。他吗的,正在想是不是昨天缓存的杨超越财神图起作用了,天上掉馅饼来让林彦俊跟老子演谈恋爱。但是这个人怎么突然这么机灵了还暗示老子他发现了,还是说我之前哪里太明显了…


陈同学卡带思考没两秒,被思考对象就在一边翻滚起来发出快乐的声音。“那正好不用演女的啦——呜吼~”


 


对不起超越老师,我不应该怀疑您的。


 


 


 


 


 


三人在公寓楼下居酒屋吧台排排坐,点了炸鸡大阪烧和一点清酒。Justin拍出钱包说今天我请门锁钱就算了哈一会儿吃完正好错过地铁晚高峰。陈立农听到请客也不做表情,高高招手说这里菜单再来一下。


林彦俊探头问你坐地铁去哪,也是收保护费吗。


他说我不干苦力的,而且不是我坐是我们坐。


林彦俊说操,做黑帮不收保护费就是忘本。你要带你两个爹去卖屁股吗难道是潜规则没出道就要潜规则吗好刺激金主男的女的长得好看吗看上了我还是陈立农应该是我吧陈立农毕竟长得像流氓兔我比较man哇不会真的要3P吧或许加你4P吗龟龟这也太真实了吧?


流氓兔从菜单里抬头,说对不起。


他说没关系,上天总是公平的。


林彦俊说你个比是不是骂我蠢?


他说啊?看来你也没有那么帅嘛。抓着对方捋思路的空档Justin嘱咐流氓兔说一会带你们去阪神百货楼上坐摩天轮,培养一下浪漫氛围。流氓兔说好,没想到贾经纪这么上心,我很感动。贾经纪一天以内有了两个浑名也很感动,说你还是叫我Justin吧听着年轻。


 


 


 


 


三人一路逆着地铁马路上归巢人潮向目的地去,林彦俊眯着眼仰头去找摩天轮。大功率烤灯从各个角度打磨她血红轮廓,早夜里的点点星星从纵横钢筋之间闪烁。陈立农在身边叫他阿俊,你小心点看路,摔了别拽我。


 


 


 


Justin从地面上冲二人挥手,摆出人体爱心表示浪漫氛围。陈立农冷冷淡淡地俯看他,说老子就知道,这摩天轮果然是免费的。坐在对面的人表情也没有很好,向来引以为傲的浅小麦肤色像泡发了。


密闭狭小空间徐徐斜角度升起,目光所及之处皆在坠下。他半闭着眼看陈立农,说我好像有点恐高。


陈立农也没想到。仔细回忆两人的确是从小就走黑路,哪去过游乐场。情急之下蹭地跨到他身边坐下,厢体随之来回摇摆动作。这一下更激得林彦俊心跳冲刺,只紧闭眼睛双手乱找安稳落点。地面上的贾经纪双手搭棚仰头看着摇晃幅度明显鹤立鸡群的小方块儿,定格成饭圈通用搞到真的了.jpg。


 


把他冰凉指尖捏住,再往上一截一截握到手腕。他说陈立农我想吐。把另只手弓成小碗放在他嘴边,被他虚虚瞪了抬手打回来。蹭得更近一点,左手还是握着他手腕,右手揽到他右肩头。稍稍用力把人带侧过身面对着,说那你不要看外面,看我吧。他皱眉笑了,说看你看吐了怎么办,很伤人欸。意外地好像他很喜欢这样被半搂在怀里的姿势,挪了挪角度把背交给陈立农,两腿折在椅弦上闭了眼睛。圆圈顺时针走过四分之一。


 


他说你帮我捂着眼睛吧,我自己老忍不住想看。陈立农说好。右手在腿上擦擦汗,向上移到脸颊,一下没找准位置捂在了鼻尖,掌心是他嘴唇挺翘的奇妙触感。他声音闷闷地在自己手里笑了,呼吸带来间暖或凉的空气在虎口流动,说你这样我窒息加恐高会死得更快。话语牵连唇瓣动作,像亲吻自己的手心。陈立农说不好意思手有点生,又擦了擦汗盖住了他眼睛。方块儿走到了十二点。


 


怀里的人被捂着眼,安静坐着。陈立农从他毛茸茸的饱满后脑勺作圆心向外发散目光,天顶流光地面星辰。突然觉得贾经纪也不是那么白烂,至少让自己第一个知道了林彦俊一个可爱的小缺点。陈立农聚焦回到圆心人的天使环。摩天轮折射通红的光,映得遍地满身血红。他忍不住倾身往前一点,用脸颊去拥抱怀里人的颈后发茬。侧脸贴在他脊柱顶端突起,均匀呼吸气息埋进他棉质T恤缝隙内。


与你浸泡在灭顶血海,从未想过求生。只想离你再近,到血肉淋漓,模糊交融。


陈立农双臂收得更紧,虔诚感受林彦俊此时的身体轮廓。一圈终于踩到四分之三,林彦俊卸下紧绷肌肉,舒了口气回头,隔着细碎额前发丝看他。


 


他说,陈立农。你顶到我了。


 


可能是太久没谈恋爱了吧哈哈哈哈有点尴尬欸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啦我很正常的钢铁直男好不好就气氛有点好嘛青春期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你也知道哈大家毕竟都是男人没什么没什么欸到了快起来走了走了。


 


 


三人在地铁站台分别,Justin要往反方向去。不远处黑暗中轨道轰鸣声挟裹地下潮湿气味汇成风,一阵阵吹起鬓边发梢。两盏大灯牵引着车体向站台探来,林彦俊终于掐到了今天一直莫名奇怪的稍纵即逝那一股迷思。


 


“为什么山口组不直接让你去当偶像?”


 


Justin单肩挎着书包跳进车厢,转身把住厢门扶手。毫无防备露出甜蜜高中生笑容,向两人挥手。


 


 


“因为未成年不能陪酒陪睡吧?而且我生起气来,真的会杀人哦。”


















/


炸鸡与大阪烧







阪急百货楼上的摩天轮



陈立农拍的夜景



林彦俊拍的夜景







搞到真的了.jpg






天使环:头发非常有光泽,会形成一圈白白的反光,像天使脑袋上的那个环




你们要的主页背景图
















评论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