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

水仙

不是你不会来,是我不肯去

生若无良:

 想推荐一下这位写手。


你对我所有的好不过是我塑造出来的。这个想法可能有些悲观,但对于一个写手来说,很多事情,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如果你愿意了解一个不一样的世界,那就看下去吧。


南皮千瓷:



长长的一发完结。


很高兴还有人,愿意听我胡言乱语。


 


谢谢。


 


 


现实向,纯属脑洞,圈地自萌,勿上升。


                    ❀——···——···——···——❀


 


六月的雨是连篇累牍的诗。


 


 


赶到公司那天正巧下了大雨。下了出租,因为要护着弟弟,即使有母亲打伞,易烊千玺仍是淋了湿透。


 


下了车,进旋转门时,迎面撞上两个人。明显身旁的大人要高好多,易烊千玺的目光却死死地吸在了他面前的同龄人身上。


那个人,对身后的大人笑地和煦,一转头望向自己时,却是冷冷的气场。


仅是一瞬,旋转门已将二人错开。


母亲先去打点事情,千玺在公司的大厅抱着弟弟等着。


躲在柱子后面,千玺嘴上逗着弟弟,心里还是忐忑不安,充满了对未知的恐惧。


 


内心宛如一个不断变化大小的虚蛹,等意识到时已经有什么从里面无可挽回地飞走。


 


“擦擦吧~”眼前分明是刚刚那个眉目冷淡的少年,此时却嘴角含笑,拿着一块儿干毛巾向自己递来。


易烊千玺嘴上道谢,先蹲下帮弟弟擦干净,又站起来擦着头发,随着揉捏头发的动作小心翼翼地抬头。红色的鞋子······嗯品味不错······牛仔裤······还好······橙色的衬衫······啊这审美观有点特殊······


眼神再往上对上那对勾笑的桃花眼,易烊千玺不禁慌神,脱口又说了一次“谢谢”。


 


 


“千玺~”远处妈妈招手,易烊千玺回了一句“就来”,转身想跟少年告别,少年却没了踪影。


 


“跟谁说话呢呀,没看到人呀。看你湿的,这里还打了空调,别冻着了先拿纸巾擦擦。”母亲抱起弟弟。千玺摸摸头发,才发现自己的头发还是透湿。弟弟仰着胖嘟嘟的小脸儿冲他甜甜地笑着,卧蚕下挂着水珠。而自己手中的毛巾也不见了踪影。


疑惑地接过母亲手中的纸巾,易烊千玺也没有多想,快步跟着母亲走,去见公司上层。上层先是根据他的资料表示了对他的欣赏,接着说他需要和公司里的小伙伴一起训练,公司会根据训练成果选出3个人组成组合出道。


 


 


“先去见见和你一起训练的小伙伴们吧。午饭时间已经过了,几个猴孩子绝对不会午睡的,如果没下雨一定是在花园里,现在可能在大厅玩儿吧,你可以去找找。”带他们来的姐姐这样说。


 


 


“哈哈哈哈来抓我啊~”听着如此西游记的台词,易烊千玺满头黑线,看着一屋子追逐打闹的小屁孩儿,默默吐槽怎么办高冷的我以后就要融入如此画风了么。


 


面前一个男孩只顾后退躲“鬼”,没有看到身后的易烊千玺,一脚踩了过来,千玺吃痛叫出声。


“对不起对不起嘛~”


原本只是一个小插曲,除了“鬼”,剩下的人却都转过来看这边,易烊千玺意识到踩到自己的是一个在家族里很重要的人,至少,很受欢迎。


“没事。”千玺不在意地说,并对面前的小奶包笑了笑。


 


名叫王源的小奶包看看千玺,一脸震惊,千玺以为自己吓到了他,又说了一遍“没事”,没想到王源接着就一脸不客气地指着他大笑:“中分哥!”


 


 


·························


 


 


这位小朋友我们还不认识况且你刚刚还踩了我现在就这样调戏我真的好吗?!


 


 


其实还好。听了王源这话,剩下的人都大笑起来,在一片笑声升腾出的气氛中,易烊千玺有一种错觉,自己已经融入了他们。


千玺跟着他们笑起来,假意抬起手在王源胳膊前挥了一下。


 


 


“你就是娇娇姐说从北京来的新练习生,呃,嗯,易烊千玺?”得到千玺含笑的默认,王源接着发挥他小天使的属性:“千玺要和我们一块儿玩嘛?”


“不用了吧,你看这局还没结束,我加入不是给他添加难度嘛?”千玺指指“鬼”,“鬼”冲着声音来源半曲膝盖捂着胸口,一脸“你懂我”的表情,大家又都笑起来。


看来都挺好相处嘛。笑了两回,千玺的紧张情绪少了不少。


 


“那千玺你先在旁边坐坐?玩儿完这一局我就下来陪你。”


“好。”千玺答应着,又环视了一遍练习生,确认了之后,拉住要走的王源说:“你们都在这里了吗?还有没有其他人?”


“其他人?呃······有的有的,老王从来不和我们玩这些游戏。王俊凯刚和小马哥出去已经回来了吧?他在练习室是吧刘志宏?”得到刘志宏的肯定回答,王源说:“千玺你要不去找王俊凯聊聊,我一会儿过去找你们~小凯人挺好的~”


 


 


 


“你好。”


面前的人却是连头都没抬,继续拨着吉他:“你好。”


这个话题要怎么进行下去呢?


“我是新来的练习生,易烊千玺。”


“哦,王俊凯。”


明明不该是这样。易烊千玺皱着眉头想。那该是怎样呢?


实际上比起立竿见影的悲伤,它更像是来自遥远神经末梢的反馈。


吉他的声波不断向他涌来,催他离开。易烊千玺从小就是个识趣的人。


 


 


 


走廊里遇到王源:“哎千玺这么快就出来啦?”又拽着他:“走正好叫老王一起去练习了。”


千玺不露痕迹地挣脱:“你去吧王源儿,我先下去了。”


“怎么了?老王欺负你了?你等着,我带你去收拾他······”


“哪有啊你想多了。”顿了顿,千玺笑开:“你说的没错,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


 


 


隔了好多天,千玺才知道,原来王源口中的收拾,是这样的。


王源挠上王俊凯。


王俊凯迅速反应过来挠回来,凭借身高和体力的优势迅速压倒王源。


王源笑得满脸通红:“我错喽,不要再搞了······”


“你说个铲铲?!还没有人敢跟我俩个对嘴!凯哥的威严啷个你敢践踏嘛?!今晚的鸡腿给我!”


 


 


当然,这也不是为他。几天前的事早已过去,王源口中的“替他收拾”,随口说说而已。从身边练习生该做自己事还做自己事的反应来看,这仅仅是种日常生活状态而已吧。


真好。


 


 


 


 


 


 


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第一次相遇递给自己毛巾的人,明明看起来就很好相处,现在却是这个样子。


一个暑假的集中训练,虽然熟了一点,但是他,未曾用第一次那种眼神再看过他一次。


大概是那天,雨太大了吧,淋得每个人的眼睛,都多了点什么。


 


 


第一次和小伙伴们训练声乐时,易烊千玺是不自信的。


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喜欢唱歌的呢?


 


年初,录制《梦想摩天楼》时,他本来是很高兴的。导演也笑着摸他的头,说孩子前途无量。


他倒不在乎前途,只是开心自己得到了前辈肯定。


结果不小心听到导演和别人打电话的抱怨:“······嗯对,小童星没错······你说怎么样啊,啊,要不是他自己出钱我还不愿意拍呢,声音太大众了······嗯,好,录完请你吃饭!······等我给你电话,这还不知什么时候能走呢,老是失误没完没了的······”


 


 大概就是这个时候吧。原本喜欢唱歌的千玺渐渐不再开口,只是默默练舞,初进公司时,也没有提自己录过单曲的事,只说喜欢跳舞。


老师让他们自我介绍并表演才艺,听王源和王俊凯唱歌,易烊千玺很羡慕他们的嗓音独特。


不像自己,一副没发育好的少女音嗓子。


 


 


“千玺,千玺?你愣啥子嘛老师叫你。”王源捣捣千玺,他才回神:“到我了?”


“千玺你来,唱歌,唱刚刚我教你们那首。”


“老师······我不喜欢唱歌······”


老师愣了一下:“你说啥子?声音太小我没听准。”


“老师,我唱歌不好听······”


“没事儿,试试嘛,来没事,大家又不会嘲笑你。”


 


声乐老师再三鼓励又得不到回应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王源小天使又出来打圆场:“老师老师,千玺只是怕生,您等我跟他说两句哈~”


 


几天的相处,王源已经摸透了千玺的性子。


哄不好使,千玺最怕的,是因为自己而拖累别人,耽误别人。


 


“千玺我都饿死了,你快点唱好噶我要吃饭!看着我真诚的大眼睛,马上晕给你看!”


千玺瞥了一眼王源。


依然是小小的声音,站起来说:“老师,我唱。”


 


虽然声音小,但是音准。老师已经无力深究,勉强放他过关。


易烊千玺重新坐下时,笑着看了看王源,却感受到斜后方带有敌意的目光。


王。俊。凯。


 


从昏暗的老楼梯摸索而下,会是哪一段如同软肋,踩上去,不轻不重的危险。


 


更衣室。


洗完澡,其他练习生都赶去吃饭,只剩千玺一人还在慢慢地擦拭头发。


被一个人按住了手,帮忙擦。


易烊千玺以为是王源,边转头看上去边说:“王源儿你干嘛,刚不还说饿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再不去鸡腿被人抢完了哦······”


桃花眼波光涟涟。


易烊千玺有点儿尴尬:“哦小凯是你啊我还以为是王源儿······”想着没话说了又想找话题:“你怎么还不去吃饭再不去鸡腿被人抢完了······”


 


“易烊千玺你一句话非要一模一样说给两个人听吗?跟我没别的话说?”


易烊千玺表示现在的气氛比声乐课还紧张。


所幸王俊凯没给他又找话题的时间。


“我觉得你声音还好啊,你现在还没变声而已,以后变声会很好听的你相信我,你看我以前······”吧啦吧啦吧啦。


“你是不是觉得王源声音好听?你看他,小时候是娘娘腔,现在是娘娘机关腔,没多大变化嘛······”吧啦吧啦吧啦。


“每个人都会跌倒的,爬起来嘛,不要沉湎于过去······”吧啦吧啦吧啦。


“加油,我希望你会是最后选出来,和我站在一起的人。”灌完一整盆心灵鸡汤,王俊凯满意地走了。


易烊千玺愣了愣。


咦?头发还没擦干,快擦完下去吧。


 


到楼下餐厅,大多数人已经吃好了,而王俊凯已经玩起了手机。


这么······快吗?易烊千玺有点失神。端了盘子想靠过去,半路却被王源截住:“哎小千千这不公平!凭什么你的菜比我多!来来来和你源哥我一块儿吃~”


易烊千玺失望地看了看王俊凯,对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忍不住问王源:“哎王源儿,王俊凯吃饭吃那么快不会难受吗?”


“你说他?他吃饭够慢啦,比我快一点点而已!刚要不是我把他鸡腿抢过来他现在应该还在磨叽没吃完呢!你看他现在臭着张脸打游戏,一会儿就炸了!······”


 


易烊千玺愣愣地听完。低下头拿起筷子时,才发现掌心陷了深深浅浅的红印子。想起之前,北方的自己第一次踏上海滩,一个重心不稳半跌在地上,当时抚下掌心钝钝的碎贝壳,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印子。打量自己刚把手挪开的地方,桌子边缘的断面犬牙差互,向他彰示着主权。


咬着筷子,易烊千玺眉头紧锁,却笑出了声。


 


 


 


转眼出道快一年了。


出道的第一年里,组合接的活动并不多,三个人的聚合也不多,易烊千玺的曝光机会更不多。


组合刚出道时,他担心过自己不被老粉丝接受。他一直以为,成功就是没有人再否定自己了。所以他一直都在努力,努力,努力,希望不被爱这个组合的人排斥。


 


活动期间,他仅仅一瞥,就看到三人合照的广告板上,自己的头像,被涂得面目全非。


从这个角度,能清晰地看见,黑色的马克笔的笔迹毫无章法,乱成一团麻,却又丝毫空白都不漏,整张脸涂得满满。


像是一种讽刺。明明照片上另两个人笑得美好阳光,偏偏是自己的表情,在一片黑暗之下,需要揣测。到底当时是什么样的表情呢。他真的认真去回忆了一下,无果。


 


自嘲地笑笑,他立刻低下了头,没有看到其他的粉丝扑上去,企图遮住那个牌子。


王俊凯和王源同时走上来揽住他,走出场。


第五根肋骨里,左侧34度,心脏边缘,手指按下去,酸和疼。


就是这里。所有答案都在这里。


 


 


 


易烊千玺笑着劝走了两个队友和经纪人先去吃饭,反锁上宾馆房间的门,抵着门坐下后,就没能忍住自己的眼泪。


真没出息。易烊千玺骂了自己,用手背抹了抹脸就打算下去,却没能站起来。


他撞上了什么。


“队长······”易烊千玺尽量笑着,却没忍住抽了抽鼻子,又想起来眼泪肯定没擦干净,又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看到自己哭要不要接着擦一下,要是没看到自己擦一下不就暴露了嘛,但是反正站起来之后还是会看到所以······


易烊千玺毅然决然地呼噜了一把脸。


 


“千玺······”


易烊千玺抬起头,看到小队长笑眼盈盈。


刚想灭了心里一点儿以为他来安慰自己的感动,觉得他,怎么会看到自己的悲伤呢,就听到他说:“那些不喜欢你的人,你根本不需要在意。真正喜欢你的人们,你怎么样他们都会喜欢的,而你会为了他们,想变成更好的人。这是一个很美妙的循环,不是吗。”


听起来严肃,再对上那双桃花眼时,看到的依然是笑眼盈盈。易烊千玺觉得,自己搞不懂面前这个时冷时热的人。


“你要记得,不管外界怎样,我们还要十年,二十年,长长久久。”


 


我们?


 


上一次开导自己已经是好久之前了吧。之后一直都没再见过那样的他,虽然时不时打闹,但都只是表面热闹,真正感觉到内心温暖的,不过那两次而已。


“谢谢队长。”千玺低头喃喃。


对方却没了声响。


易烊千玺疑惑地起身,却发现房间已经没有人了。


“小凯?”


 


回答声却在门外:“哎千玺你怎么知道我来了,娇娇姐看你还不来叫我喊你呢,现在方便出来吗?房卡刚刚我们没拿走,我进不去,开门好吗?”


见千玺还不开门,他砸门:“千玺?千玺听得到吗?千······”


 


 


月光是冷的,有雾,坐在慢慢漏气的橡皮筏上,看着自己的鞋子,怎样变成更深的颜色,想着会不会淹死在这辽远的幽蓝里。


 


 


啪嗒。千玺倚在门框上,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和:


“队长。真正喜欢你的人们,你怎么样,他们都会喜欢的,而你,会为了他们,想变成更好的人。这是一个很美妙的循环。是,吗?”


“千玺你能这样想真是再好不过了,讨厌你的人可能比喜欢你的人更有存在感因为她们就会吵吵,但是我们只要在意喜欢的人就够了······”


千玺再也听不下去,只觉得脊背发凉。


你,是,谁?


 


 


 


 


【I’m screaming  I’m losing all of it .


I’m trying to be mature someday,


but till now it’s still in vain.】


 


 


 


 


“我以前也是在一个组合,叫小小虎队。”


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照片。


“这里有大家熟悉的人是吧?中间那个。”


 


千玺刚刚点开视频的手指还虚悬在屏幕上方,此时已经有了虚影儿,很挡视线。他把手指挪开,继续看下去。


 


“如果让你跟他换······”


“不会。”


 


今天那个人穿红。三个人以前上节目时穿红最多,但不是今天,那个人身上这种红。时间哗哗地流过,冲淡身上的颜色。


那个人还是有酒窝,即使抿下嘴,也是深深的,晃眼。当年在台下候场,紧张的情绪只要伴随着戳戳对方脸上的小窝的动作就会消失殆尽。 


也不是很久之前,却恍如隔世。


是因为好久没记起了吧。


 


“迦拿,我听你说这段话时,有些哽咽。”


“来。”


熟悉的背景音乐,里面混了自己当时还很自信的嗓音。那个人的动作却是自己一点都不熟悉的,伴随着镜头特意做出来的效果。


木然地看完,易烊千玺划开这个界面,点开熟悉的几个应用刷了刷,确定没有最新消息后放下手机。


本来不该看到的,不是闭关了吗。


 


正巧有活动,白天间隙,刷微博时便看到了和自己有关的话题,到了晚上住公司,和练习生们吵吵闹闹后还是忍不住打开了视频。


其实没什么。对于语言表达出来的东西,他向来都会同时接受各种解释,也对任何人的任何行为,有一种泰然接受的态度。


不是善良,是觉得没必要。


 


 


“千玺?”


王俊凯轻车熟路地走进来,坐在床沿。千玺保持着手肘拄在床上的姿势。


两个人同时开口,又因为其实没有什么要说的实质性内容而同时闭嘴。


 


 


正尴尬的时候,手机屏幕亮了起来。由于千玺的设置直接蹦到了他眼前,是很短的QQ消息,一览无余。


 


 


看着柔和灯光的笼罩下面前人的明亮双眸,掺了如水的柔情,和前三次一样。易烊千玺笑笑。


“古希腊有个猎人,叫纳克瑟斯。他因为铁石心肠而被惩罚染上怪恋,在看到自己在溪水中的倒影后,爱上了那个倒影。他化成了水仙花。”


“其实有时候我想,纳克瑟斯也是个很可怜的人啊。没有人真的愿意陪他,他只能和自己的倒影为伴。”


“你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吗?”


“每次在我孤独无助的时候,你会出现,我很感激。”


“但我知道你不是王俊凯。”


“有些事,只有我自己知道的事,你却也知道。有些时间对不上,或不可能的时候,你也在。”


“你是我自己。”


“对吗?”


“王俊凯不是不会关心我,但他每次,只是在履行队长的职责,从来都止乎礼。”


“我每次孤独的时候,都希望是他来陪我啊,但是他没有。”


“我只能化作水仙花,欣赏自己的倒影。”


 


千玺放下手肘,埋在被子里,声音闷闷的:“为什么我在无意识中塑造你的时候,没有塑造到让我自己看不出破绽呢,啊?”


 


[因为你从来都太谨慎,审视每个对你好的人啊。]


 


一直只是我自己,想在面临未知时,有人照顾我,关心我。


一直只是我自己,想与你并肩。


一直只是我自己,想与你十年,二十年,长长久久。


所有对我好的你,都是我自己。


 


 


抬起头时,“王俊凯”已经不见踪影。手机的指示灯还在一闪一闪,千玺按一下按钮,再显示一遍QQ上未读信息,很短:


“天台上见好吗?现在。”


 


他伸手扭上台灯,把手机反向卡在床头,准备睡觉了。


 


【I’m bearing  I’m losing all of it .


I’m trying to go on this path,


but you said I haven’t get the jests,


but you said I haven’t seen the points.】


 


 


 


梦里回到那次舞台上,易烊千玺有一瞬间的恍惚,再聚睛时升降台已经升到了一定的高度,他为一瞬间的高度差惊神,身子晃了晃。


他看见身旁的人没有迟疑就伸过手来,打算拉住他。


他却侧了侧身子,自己站住了。


 


“怎么了?”


易烊千玺笑笑。


“没怎么。”


 


他终于明白,无论是隔在他们中间的那个影子,是1753公里的12年光阴,还是自己坚不可摧的心房——


不是你不会来,


是我不肯去。


 


 


 


——END


 


 


我的目标是,没,有,错,别,字。不能保证内容你们一定喜欢啊,至少没有表面上的错误吧~


半个月前我发了第一篇文章《致木棉》,热度过百(虽然只过了一点点啦),但在我看来已经是很高了毕竟我还是小透明嘛没有多少粉。


半个的半个月前我发了第二篇文章《存在感》


喜欢写长长的一发完结。觉得现在的自己还没有能力挖坑,做不到让故事曲折动人。


这是第三篇,也是第一篇虐。其实写的时候就不是很顺手(逗逼属性不断跳出来打断我的抒情路线,而且经常笔不随心),所以拖了好久,到现在改了有十多天了。但是我真的,写得很认真,一直在修改,虽然可能仍是词不达意。


只是写出来自己开心啦。


么么扎。


 


评论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