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


架空

今天忘记吃药,脑洞=黑洞OJZ,灵感取自【恐怖宠物店】(暴露年龄了)

 

无关真人,无关真人,无关真人

==================================



——你会拒绝美么?

 

我是说,如果越美越危险

你会拒绝美么?

 

 

 

这是一间看似不起眼的宠物店。

也是古今中西,世界上一切不可思议之物所栖身之处。

你在神话传说中所听闻过的一切,都有可能在这里发生。

如果你有幸成为那万分之一得见这扇木门的人,如果你选择推开它。

 

是时檀香缭绕。

是的,你没有看错。

这些旁人眼里的可爱动物在你眼中正是独一无二的那个人。

 

 

婉言谢绝了好友的安慰和续摊的建议,karry一个人在深夜的街头晃荡着。不想回到空无一人的家,却也疲于和他人打交道——作为艺人,工作中的虚与委蛇已经耗尽了他的大部分精力。某个转角长巷深处透出的点点亮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不由自主向它走近。

 

没有招牌。

镂空的雕花木门,附着柔软如绢的七分透明素纸,上面水印着光怪陆离的图案。

门被轻轻推开。

 

欢迎光临,这位客人。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凯皇殿下啊。”

Karry一惊,抬头看向来人,手还没有从门上收回,对于这个称呼的厌恶让他皱起了眉头,打量的目光中带着不悦。

那人一身墨绿色丝质长袍,水滑平整得没有一丝褶皱,下摆处绣着仙鹤苍竹,手工精细栩栩如生,手中握着一只金色怀表,低头瞄了一眼时间后,抬头看着他的眼神平静却又透着点戏谑之情。

“不知凯皇深夜来此,是有何所求?”

 

对方一而再地用那个称呼取笑自己,让karry觉得心生烦躁。

他看见那人身后的一面与人同高的铜镜,镜中的自己一头乱发自然蜷曲,下巴上的胡渣已经许久没有打理,充血的双眼暴露了连日醉宿的痕迹。勉强穿戴在身上的藏蓝色西装布满了深深浅浅的褶皱,领带胡乱塞在裤子口袋里。

 

“你是故意嘲笑我吗。”Karry沉下脸冷声说道。心下却又有点不解,自己明明可以转身摔门而去,却不知为何潜意识里不愿离开。

 

“抱歉抱歉,我只是受了大家的影响。”那人不甚在意地微微一笑,岔开了话题,“那么,让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Roy,是这家宠物店的店主。虽然说是店主,却也只是负责照顾安抚这些可爱却脾气不太好的小家伙罢了。”在他说话时,一个个子仅仅到他膝盖的小孩顶着一盘曲奇从他身旁走过,他拿起一块放入口中,小孩狠狠地踢了他一脚,转头冷漠地看了karry一眼,头也没回地钻进了一扇门帘后。

Karry觉得有些许的不对劲,那个小孩的瞳色,似乎......是金色?

Roy低头看了看长袍下摆处清晰的脚印,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

 

“那么,你要不要带只宠物回去呢?”

 

什么?不不不。Karry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自己现在这副样子,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更别提那些脆弱的小猫小狗了。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想法,Roy轻笑出声。“小猫小狗?不,我们这儿的宠物可不是那么普通的小东西啊。”

Karry一愣,什么意思?所谓宠物,在他印象里无非是那些。

“那么,请跟我来吧。本来是打算自己养的,现在就特别让给你吧。”


Roy从左手边的墙上取下一盏烛灯,点亮微弱的烛火,推开隐藏在壁柜后面的潮湿木门。

黑暗的狭长走道顿时因为火光而熠熠生辉,地面的青石板路看的一清二楚。

走到尽头,推开右手边的木门,酒红色的帷幕镶嵌着金色的穗子。

Roy抬起右手,拉开了帷幕一边,华丽的软榻上懒懒地斜卧着一名妖艳的少年。

 

 

乌黑柔顺的发丝在光洁的额前若有似无的画着圈儿,若隐若现地蜿蜒到耳后。

柔软淡红的唇轻抿着,冷淡而疏离。

镶着蕾丝的中世纪风格衬衫袖口下,素白的手指弯曲成好看的形状随意的撑着头,安静地维持着一个永恒的姿势。

希腊雕塑般俊挺的鼻梁上方,黑色的绸缎蒙住了眼睛。

 

 

“凯皇殿下,这个宠物,您觉得怎么样?”

Roy转过头,笑着看向已然呆立的karry。

“这……这……开什么玩笑!这是一个人啊!”

karry听到问话尴尬地回过神来,局促不安地倒退了几步,却并没有夺门而出。

 

“什么?殿下请您仔细地看一下,这是一只蜥蜴哦。是希腊蛇怪美杜沙的一种,这一只还是缺少色素的珍贵品种。”Roy一脸认真的样子,让karry觉得自己太大惊小怪了。

“这,这是在做梦吗?”

“是不是梦,您自己应该知道吧。”

Roy拉过karry的手放在少年的手上。

Karry大吃一惊,下意识想甩开Roy的手,却在碰到少年时停住了动作。

有些许湿凉,却又温暖清爽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听起来荒谬至极,karry却选择了相信Roy的话。

 

“可以让我看看他的眼睛吗?”

karry抬起手来抚摸着少年的眉际。

“不可以哦。传说中,这种品种是养来当作暗杀的工具的。”

“暗杀?他有毒吗?”

karry吃了一惊,却并没有抽回自己的手。

“不是【有毒】而是具有【魔力】。是那种蛊惑人心的魔力,当敌人前来接近的时候,他们会摘下蒙眼的丝缎。被他们凝视的人都会瞬间石化,就像古希腊神话中出现的蛇发美女美杜沙一样。”

 

 

牵着少年没有温度的修长手指从刚刚那条长长的密道中出来,回到了最初的大厅。Roy不知从哪儿拿出了一张泛着金色水印的契约。

“那么请在这里签名,如果不能遵守以下约定,一切后果本店概不负责。

一、每天给予它新鲜水果或者活的饲料;

二、不得让第三个人见到它;

三、绝不拿下蒙在它眼上的布。

请你遵守以上几点,并请你永远好好爱护它。”

 

Karry毫不迟疑地签下了名字,牵着少年离开了。

目送karry走后,Roy吹灭了手中的灯烛,合上了木门。

一阵晚风吹过,巷子深处除了青砖落叶,什么也没有。

 

 

karry是曾经红极一时的影视歌三栖巨星,他演艺事业的最高峰是两年前拍摄的那部古装剧。自那之后,所有的人都叫他凯皇殿下,仿佛连他的真名也忘却了。那个角色给人印象太过强烈,世人也好、他自己本身也好,都再也无法打破那个形象。

karry就这样被自己所演角色的亡灵纠缠而挣脱不出,从那以后便再也演不了戏。

娱乐圈的更新换代仿佛日复一日的潮汐,哪怕站得再高,总有人扯着你的衣角想取而代之。一波波后浪拍过后,故人的痕迹被冲刷得一干二净。

到了现在,他已经什么也不是了。

 

 

Roy将手中的一纸契约收入红木清漆的锦盒中。

难得的是,明明是这样一个落魄潦倒的人,那孩子却愿意跟随他去。

要知道先前来了多少看中他的客人,他都一概别过脸去不予理睬,更别说是任凭别人碰触他的手了。

 

 

“你,叫什么名字?”

Karry笨拙地拿起一颗洗好的草莓送到少年嘴边,另一只手还拿着一方沾湿的手巾为少年拭了拭嘴角。

少年慢慢地嚼起草莓,鼓动的两腮和浅浅的梨涡有一点可爱,却没有开口。

“你不会说话吗?”

karry想起少年竟然是一尾娇小的白色蜥蜴,只是靠着焚烧的薰香而在自己眼中呈现出人类模样。

“那么……我就叫你Jackson好吗?”

少年轻轻点了点头,虽然眼上蒙着丝缎,可是抬起的手却准确无误地轻搭在karry的肩头。

Karry知道,他在说谢谢。

不知道为什么,仅仅是这样一个细小的安抚举动,却让karry觉得有些动容。

 

不会说话?

有什么关系。好过那些捕风捉影,对他咄咄相逼冷嘲热讽的八卦记者。

看不见吗?

有什么关系。好过那些迷恋着自己王子般形象,调过头来却怒斥自己只有一张脸而已的所谓粉丝。

karry这两年来常常想,能不能有一个人就简简单单地爱着他。

只看着他本身。

不是什么凯皇殿下或者超级巨星,而是一个普通的软弱的没有人支持就会爬不起来的平凡男人。

 

那么,眼前的这个由自己命名的少年可不可以如此?

即便是幻想的也好,Jackson与其他人最大的不同就在于:这个‘人’没有自己就不行,是不是?

 

仿佛在寻求可以拯救自己心灵的唯一承诺,karry将Jackson紧紧地揽入了怀里,仿佛要嵌进自己身体里,

惶恐,无助。

以致于,甚至,忘记了什么叫做温柔。

 

少年因为疼痛微微皱起眉头,却也没有挣扎。

轻轻地把头靠在karry的肩膀,等待着他慢慢平静下来。

 

 

越过Jackson的肩头,karry看到了被自己丢弃在地上的剧本。

 

是一个恶搞的角色,需要扮丑搞笑,娱乐大众。简单来说,就是个丑角。

开什么玩笑?

他可是风靡一时的凯皇殿下啊。那个眼睛长在头顶的经纪人凭什么拿着这样烂的剧本砸到自己脸上。还说什么如果再接不到这个剧就要解约,现在住的这栋公司的公寓也要搬出去。

 

解约?

难道自己会怕这个吗?

搬出去?随便吧。怎样都好。

karry想到这里下意识地更收紧了怀抱。

可是这样的话Jackson怎么办?也要跟着自己露宿街头吗?

他的食物,他的饰品,他娇贵的体质……不可以的。

 

不可以让第三个人看到他。

Karry猛然想起了那条契约。

 

“没关系的。我一定会做给你看的,没关系的。”

karry不知道是在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肩头的那个人听。

松开一只手,捞起地上的剧本,终于想要重新正正经经地做一点事。

 

 

人这种生物,就是因为找到了假想中的弱者,所以才能变成强者。

就是因为找到了那个只有自己才能守护的人,所以才能重新爬起继续行走。

 

 

试镜时karry完全丢开了所有的偶像包袱,满心只有自己的角色。

导演对他赞不绝口,表示没想到他可以做到这个份上。

karry欣喜不已,恨不得马上奔回家和Jackson分享这个好消息。

临走前karry去了趟洗手间,头顶着单间的墙,双手因为狂喜而颤抖不已。

我做到了。

我做到了,Jackson。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声音。

 

“诶没想到那个凯皇殿下还是有点演技的啊”

“对啊,要不是......估计那个角色就是他的了”

“唉,就是啊,没办法,制片人那边坚决要用那个新人,毕竟是广告商那边塞过来的。”

“对啊,真是可惜了.......”

脚步声渐渐走远。

 

颤抖的手依旧没有停下来。只是变得冰冷。

Karry苦笑着蹲下。

 

果然,还是不行啊。

Jackson,对不起。我果然还是不行。

 

 

Karry第一次知道Jackson会跳舞,而且跳的那么好。

少年柔软的腰肢,肌肉线条流畅分明的手臂,有力地跳跃以及旋转的腿。仿佛不知疲倦一样,Jackson不停地跳着跳着,跳到汗水浸湿了蒙在眼上的丝绸,头发紧贴着光洁的额头。

karry坐在沙发上,挥手将Jackson唤到身边,少年静静地站着,karry紧紧抱住Jackson的腰,将脸埋进Jackson的胸口。

 

“其实中途有好几次,我都想要让那些讨厌的对手消失。让他们出意外,或者是干脆死了算了。你会看不起我吗?”滚烫的泪水打湿了Jackson的胸前。

Jackson轻轻扬起眉毛,摇头否定。 

“如果Roy说的是真的,用你的眼睛把他们都变成化石……可是这样的话,就一定得让别人看到你了,不行!我没办法做这种事。你只属于我,我绝对不让任何人看见你、碰到你的。”

 

我除了你以外,什么都没有。

 

karry抬起头,伸手轻轻解开了Jackson脑后的丝带。

他终于看到了Jackson的全貌,看到了他的眼睛!

浅浅的,茶色的,琉璃般晶莹通透的瞳孔。

“Jackson,你的眼睛真美。”

Karry想探头亲吻那双琉璃般的眼睛,却只能无力地往后倒去。

 

karry的丧礼,有许多影迷来送他。众人议论着karry,叹他英年早逝,才华横溢却天妒英才。仿佛大家都忘了,自己也是将他困在凯皇的亡灵中,让他无法从黑暗的影子下解脱出来的,杀死他的一员。 

 

Roy远远地看着,从袖中掏出了一个小瓶子,里面是Jackson的骨灰。

他用了一些小手段,让这对恋人埋在一起。

karry终于能从皇太子的亡灵中解放出来。

 

 

 

那天晚上的Jackson睁开眼后看见的第一样东西,就是自己恋人的尸体。

死于自己的眼睛。

他轻轻亲吻了karry的嘴角,静静看着karry黑色瞳孔中自己的影子,自己的眼睛。 

趴在karry胸口安静地睡着了。

 

 

 

 

整个世界,我只看得见你的眼睛。





-Fin-


评论(2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