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

【Aurora Polaris || Velleity】想想而已

虽然不嗑这个,但是我必须大喊 这篇实在是写的太好了

橘色停车场:

Velleity(李长庚×林彦俊)


Velleity means a wish or inclination not strong enough to lead to action.
一种只是想想而已,不足以导致真正行动的意愿。


*校园背景
*灵感或者BGM:都市青春恋曲-脆弱少女组
*ooc慎
*感谢阅读




“今天带哪本书啊?”
“上周有作业吗……”


李长庚看着对话框里同时跳出的两句话笑出声。
这是一对什么同桌啊。


“这样吧 你带上视听说 我带上阅读”
“可 作业随机应变”


于是入学时分级考试获得了最高等级、明明应该比较热爱学习的两位同学在大学英语课上只有一本视听说可用。
幸好上周并没有作业。


李长庚把手机光明正大地放在桌上,开着app学韩语,甚至胆大包天地把耳机话筒和自己的嘴捂在一起录语音练习。


录着录着他就偏过头去看,林彦俊撑着头在做笔记,英文写得比中文好看,落在本子上很流畅的一串。


再仔细一看就笑出来,架在无辜被带来的阅读课本前面的手机开着阴阳师,此时打得火热朝天。


林彦俊上课玩游戏被抓包,抿着嘴笑,也偏过头,看着李长庚打了今天的学习卡退出app,也打开了阴阳师:“嗯……我能看看你的式神吗?”


李长庚笑出声来,把手机整个塞进林彦俊手里:“我难道说不能吗?你看咯。”


他真可爱。
而且帅。


李长庚把手机拿回来之后悄悄发消息给日语专业的室友,照着手机上的印刷体,在课本的边缘小小写了一个过度方正的“かっこいい男の子”,画了一个箭头指着右边。


林彦俊凑过来看:“这是什么?”
“不告诉你。”
林彦俊又笑:“是夸我吗?”
“是骂你来的。”李长庚把笔塞进笔袋里哼了一声。
“我不信。”
“那你别信。走了啦。”




温和,安静,很文艺,但是梗很多,很有趣。
而且帅。
这就是林彦俊了。李长庚想。
谁又知道把时间拨回到半年前,李长庚还有点讨厌这个隔壁专业的同学呢?


起因是同专业的室友在新生群里因为爱豆和另一个同学呛声。
室友义愤填膺地在李长庚耳边叨叨:“搞什么啊,他一个CP粉还在那里讲什么小慧是他的,搞笑!我说话了吗!”
李长庚其实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只随着室友的话头嗯嗯啊啊,一边接着做自己的事。


突然室友又拔高了音量:“这个汉教的是不是有病啊!”
李长庚捂着耳朵打开群,那个备注“汉教 林彦俊”的同学在群里发了一个红包,说“你们谁抢得多你们爱豆就归谁”。
“……”


室友气得在屋里大骂,李长庚也觉得这人一副带节奏的样子,特别讨厌……凭什么啊,我室友看着红的小爱豆,你一句话就这么送出去啦,当他什么啊,严格来说小爱豆该归他妈……


“不追星的人不要开这种玩笑,会给人很不尊重别人爱豆的感觉。”
李长庚在室友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万的“文学院的男生是不是都智障啊!”伴奏下板着脸打字。
“好可怕啊……”那人回道。


室友又在骂:“你说这个人是不是在嘲讽?高贵路人是吧?”
李长庚眼疾手快地抢过室友的手机,把他刚打出的激情辱骂删掉:“你冷静冷静,可能真是路人感慨一下而已……”
“那也是讨嫌路人……”室友气鼓鼓地关掉了微信。


李长庚后来再回想那个时候那些看起来像带节奏的话,甚至能脑补出他把那些字念出来的方式。


被消息跳到烦,调侃着想缓和气氛,结果缓和失败又被骂,有点惊讶和委屈,带一点台湾腔,像偶像剧女主的男闺蜜或弟弟,最讨喜的那种,眼睛圆圆扁着嘴,说“好可怕啊”,那又哪里可能是嘲讽。


撒娇罢了。


李长庚只想叹息一声,林彦俊实在不是那种会在这种无聊事情上带节奏的人,他只是不明白罢了——直到不久前他还对他所有好感的音乐人都是路人状态,这些饭圈污里八糟的心态交锋又有什么人能无师自通呢?


可谁知道他不明白呢?李长庚无奈地想,也有点后怕,毕竟如果自己在分级测试的时候一个手滑,故事后面也就什么都没有了,虽然只是个插曲,但可能会到毕业也觉得这是个有些讨厌的人吧。


但巧的是他们在一个班上课。


开课的那天林彦俊拿着他的书过来,逆着光看不清表情,就听那声音很温柔,带着点不确定。
“你好,你是汉语言的李长庚吗?我是汉语国际教育的林彦俊……我可以坐你旁边吗?”


李长庚听他老老实实地报完了专业的全名,那句“可以吗”和后来的“我能看看你的式神吗”一样完全可以被归类为为多余的礼貌,可大概就是这种多余让李长庚心里一动,说,好吧。


那么就是同桌了。




李长庚知道那种多余的礼貌对自己来说也是迷人的。
因为同样的思虑过重面对同样的不确定,林彦俊多余的礼貌能得到确实的结果,顶多就是冒尴尬的风险,而自己却多半什么也不敢提。
骨子里冷静清醒自持到自己也觉得怂,从小也没有什么可以伸手去要的自觉。


“口语考试可以开始准备了,两人一组,大家自由组合完在微信上报给我。”


做了同桌的人期末考口语就应该是搭档,可以这样认为吗?
李长庚还在犹豫,林彦俊先发了消息来。
“口语分组了,可以跟我一组吗?”
“可”


有一点窃喜和一点抱歉,窃喜在并不是只有自己一个没把这件事当成理所当然,抱歉在到底还是要别人来迈出每一个第一步。


“明天要考试了!找时间顺一下吧!”
明明有半个月时间准备,两个人却硬是拖到最后关头,在考试当天的中午才开始顺话题的套路,结果李长庚套路没记下多少,记下的全是林彦俊被自己又冷又丧的应答弄得哈哈大笑的样子。


他从小到大英语考得没差过,但靠的都是语感,上大学后又放飞自我地沉迷韩语,整个英语从骨到肉都变得很塑料,说着说着还要冒出韩语词。
林彦俊听了说,那没关系,你随便冒,我现场都给你圆回来。
李长庚就笑说,那你很厉害喔。然后放下心来。


听起来很没道理,但事后就证明他的放心并非空穴来风,李长庚爱惨了这种可以随便乱说,一有冷场苗头对方立刻把话题接走、有机会说话可以随时插嘴,完全不用担心对方不悦或者被抢了风头的感觉。


“You have a good partner. ”
老师一边登成绩一边笑着对李长庚说。
“I do have. ”
他也笑着回应,同自己的搭档击掌。


于是good partner到了下一个学期也还是他的good partner。


他们照样默契地不多说话,李长庚上课就开始学韩语,学完韩语刷微博,林彦俊端坐在他旁边,把他们专业小英课的作业压在大英课的课本上写。


各自不务正业的两人,偶然对上视线不知为什么就忍俊不禁,教室里冬天过盛的暖气和夏天阳光送进来的暑气每每把两人的脸都蒸得有点红,林彦俊体寒总被阳光拢在里面,发丝柔软带着金色,笑起来就露出酒窝。


奇怪了。
怪可爱的。


李长庚被自己脑海里的土味情话震得一激灵。




要命。


李长庚感觉从那一句“好吧”开始,他的整个大学生活到处都有林彦俊。


他和本专业的另一个室友都在院学生会做事,办大活动的时候李长庚被主席点名抓去写文案,室友则一天到晚地跑外联和场地,结果每天晚上李长庚抱着电脑写稿子时都能听见室友回来贡献新鲜的“林彦俊真的挺靠谱”“文学院出了我们屋也能有这么负责任的男生不容易”“林彦俊也不壮但是绝对不让女生搬道具,体育部那两个男的是什么垃圾”……
就有种“我的搭档果然很优秀啊”的谜之骄傲。


他社团招新时被文学社的两个部门抢,最终去了新媒体,第二个学期林彦俊也被师姐拉进了新媒体,结果他刚加入没一周,平时一心写文案做排版线上交流各自美丽的部门突然就要办活动了,分组一做策划,熟悉的搭档就迅速组上了队。
那段时间每次打开对话框李长庚都想问一句怎么又是你。


他用自己喜欢的一个小偶像做表情包,是一个面无表情“ok我在听”式的鼓掌。结果林彦俊一见惊为天人,甚至不用推荐,只要走了名字就自取安利,偶然隔空同步看了一场演唱会之后还迷上了这种在微信对话框喊call的追星模式,甚至深夜十二点发来“补综艺吗!”的邀请。
李长庚一边给他发去“你是魔鬼吗.jpg”一边从被子里坐起来。


如果说这些都还普普通通,可偶然发现喜欢的乐队主唱说过很合胃口的话,摘抄下来发朋友圈,却发现了半小时前林彦俊刚发的备忘录截图也是那段话,就未免有些神奇。


李长庚自认不算是一个宿命论者,也不大相信缘分,所以他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
毫无疑问摘抄了同一段话是带有墨菲定律色彩的巧合。
至于工作上莫名其妙的信任和同步追星后的满足,一定是社交太少,本能依赖性太强的缘故。


你说的dei呀。室友听着他分析,末了抛来这样一句。




李长庚知道自己对照顾不好自己的人反而最关心,哪怕只是同学也一样,所以从小到大身边总是围绕着一些生活不自理的男生和一些拥有自由灵魂的男男女女。
其实林彦俊也是个顶顶自由的灵魂来的。
李长庚后来才意识到这件事。


倒不是说他有多不羁,只是不想吃饭就不吃,想睡觉就睡罢了。然后就三天两头地胃疼,几次三番地睡不醒,翘掉的课连起来可绕地球三圈。
“能睡为什么要吃!”
歪理一串一串的。


“今天小林先生吃饭了吗?”李长庚在连续三周早课没有同桌询问后得到答案“胃痛”之后学会了用这句话做聊天的开场白。
“小林还没有”
“求小林去吃”


吃没吃是不知道了,起码下一周李长庚又重新拥有了同桌。
两个人一起玩手机总比一个人要舒服一点。


但是不吃饭就很难救,毕竟李长庚不能追进他们宿舍里监督林彦俊吃饭。
“一天到晚还要我喊吃饭!我又不是他女朋友!像话吗?”李长庚在寝室里恨铁不成钢,室友幽幽地应他:“你是他的女朋友也不能进去,安全隐患了。”
“哦!”
生气。


纯生气的时候不多,哭笑不得的时刻很丰富,比如那次在文学社新媒体。中午12点刚下课拉了全体开会,李长庚听着师姐讲话,认认真真往备忘录里打字,突然微信跳出林彦俊的消息。
“好冷”
“我在发抖”
“我想吃饭”
“我还有课 我不要死”


李长庚差点笑出声。
“让你不吃早餐 饿死了吧”


李长庚接过林彦俊投来的怨念的一暼,往他手里塞了一颗糖。
林彦俊在桌子下给他比大拇指,剥了糖放进嘴里,下一秒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


李长庚手机连续收到八个问号。
“什么玩意这么酸”
“师哥给的 浓缩纯正柠檬糖”
“我更饿了”
“加油 你是最惨的”
“?????”
“快结束了 散会赶紧去吃”


临走还要再交待一声。
“我的搭档可不能饿死了,我们还要合唱。”




是的,还要合唱。


人到底为什么要带合唱?
李长庚第一百零一次问自己。他习惯站着唱,又是文艺部的干事,此时独树一帜地站在讲台边,一边唱一边听台下的同学拖腔拉调荒腔走板。


以学部院为单位的校级合唱比赛,每年文学院都是新生全员强制参加,院会文艺部负责押送……啊不,组织。
总之是吃力不讨好的活。


主要是真难听啊。
李长庚在心里想,他的耳朵被高中的合唱团养刁了,根本听不下去。


旁边的第一排站了两个女生,唱得音准不准不知道,声儿小得像谁捂住了她们的嘴似的。
“大点声,放开唱。”
俩女生真诚地点头,坚决地小声。
李长庚叹了口气,又去听男生那边。


文学院这一级一共就十五个男生,吊儿郎当不来的扣掉两个,临时有事请假的再扣掉三个,剩下的,五个人撑一个声部,其中还有俩跑调的。
真的是凄凄惨惨戚戚。


谁跑调还唱这么大声。
李长庚皱了皱眉,目光追过去,对上了在跑调同学旁边坐着的林彦俊的眼睛。
然后手机就振动了一下,林彦俊发来消息。
“隔壁这个可以说要逼死我”
“对了 今天是不是要交策划”


罢了,生活从来不会让我好过。
两人交换了一个这样的眼神。




Venus:我在写团队分工
8:我扩写每日任务
……
Venus:还差什么?背景意义有了吗?
8:有了 差口号亮点
Venus:好 团队分工要加一个经费管理
8:我来加 你想想口号
……
8:活动策划.docx
8:我先写了两条口号 你看着改改用词


李长庚嘴上高声唱着女低声部的旋律——他被师哥钦点“带着女低”——手上敲着键盘,觉得自己想口号想得头都要秃了。
早不准备,死线撞上排练日,就会被师姐催得很惨,小群里师姐又在计时,超时的时。


8:改完了再发给我 我给师姐
8:我去撒娇 万一她舍不得骂我呢


李长庚差点笑出声,林彦俊撒娇啊……
就,还怪可爱的。




交完策划,真正运行的部分反而没那么困难和紧急,于是第一要紧的任务又变成了合唱比赛。


其实合唱比赛的事学院已经放弃了一多半,毕竟在过去的几年里文学院从来没有拿过奖,成绩稳定在倒数第二和第三。
客观原因是人少,少到不能选拔,所以水平和态度都参差不齐,很难教育。
主观原因是学院不给拨请老师的经费,只让有经验的师哥姐回来教,然而会唱的不一定会教,完全就是事倍功半。


李长庚听够了荒腔走板的歌声,给同学单独纠音时头大如斗,几乎想要自己掏钱请老师。
部长几次三番去和学院老师扯皮,终于松口请老师来上了三节课,结果第二节脾气很差的老师就怼走了脾气很差的领唱。
原因是领唱在后面偷着喝粥。


“说老实话我心里是很想杀人的。”李长庚给林彦俊发微信,虽然他也不知道给林彦俊发微信有什么用,只是习惯了——好玩和丧的事情都要分享给搭档听,“我们排练时间就是很紧,稍微一拖堂就没有晚饭时间,这是客观的,我可以不吃饭并安慰自己饱吹饿唱,但我不能这么要求他们。”
“老师要求比较高吧……”
“领唱从来没有请过假,每一次都来,唱得也很好,就喝个粥,被骂,不干了,那我怎么办,我们拔出一个领唱多难。”
“傻眼.jpg”
“啊啊啊师姐果然让我来劝了……”


李长庚把手机和保温杯都怼在桌上,人往后一倒,闭着眼睛对今天坐在他后面的林彦俊拖长了调子:“어떻게——”
后面的人拿指关节笃笃地敲他脑袋:“我帮你劝劝她。”
“哇!好喔!……干嘛啦给你敲傻掉了。”
“放松啦,你做得很好了。”


那个声音从后面传过来,继续把安抚性的夸奖补充得有理有据:“你已经很上心了,这本来就不是你的责任,你又不是领队……”
“领队的小片也是我去拍的……”
“那你真的好辛苦喔,学院应该给你发奖。”
“小林先生又在说一些听起来很嘲讽的话了。”
“并没有啊……是真情实感。”


肩膀上一重,被拍了一张便利贴,李长庚撕下来一看,偌大一个字:“奖”。
“很寒酸诶!”
“那没办法,学院没有经费,我自己给你贴补的。”
李长庚深吸一口气,笑着把便利贴塞回林彦俊手里:“等我们最后没得奖的时候再给我,安慰一下。”
“那我就不太想给你了。”
“借你吉言。”




“叫一下外面的男生来化妆了!女生的妆都化完了吗?还有谁没打修容?检查一下鞋跟鞋带!还有谁磨脚或者鞋大了没有后跟贴?来讲台上找……”


学院真的应该给我发奖。
李长庚从讲台上跳下来,摊在转椅上缓缓翻了个白眼。
领队师姐被导师以“反正你不用上台”为由叫走,临走前托孤般把这一屋崽子和师姐牌化妆师小分队托给了代领队李长庚。


“男生不要自己上底妆!有在听吗?……林彦俊!过来!”
林彦俊从善如流地过来了,李长庚看着他的脸露出不敢苟同的表情:“化的什么玩意,你要站第一排的,脖子和脸还有色差,脸上也不匀——师姐你来救一下这个,丑死了。”
被强行涂白的脸迅速得到纠正,李长庚在林彦俊被师姐按着涂涂抹抹的期间满场巡游,抓捕每一个不愿意化妆的男同学。
“近看丑不丑另说,远看不能有特别黑的!”


转了一圈回来再看林彦俊,其实李长庚觉得他不想化妆是对的,毕竟底子真的好,有够好看的脸被他自己或者水平不高的化妆师一处理反而要逊色。


师姐喊他,李长庚,你要来给他上口红吗?
李长庚看着林彦俊瞪大的眼睛笑起来:“不啦,你看他很不信任我的样子。”
师姐也笑起来:“文学院的男孩子在这种事上就不值得信任啊。”
“你这样说我就不开心啰!”


说实话,林彦俊很适合这个统一色号的口红。
李长庚指挥着大部队开出学院楼时想。




“都到位了没有?”
集合到音乐厅门外时领队师姐还没被放回来,教练师哥和老师一个也没到,好一个群龙无首,李长庚站在队伍前面想骂人又组织不起语言,差点把自己气死。
林彦俊远远在队伍里做clam down的手势,他想笑笑不出来,扁着嘴给了一个头音带着开声。
总算不是特别难听,才敢领着这群人入席。


“这三排随便坐!注意看群里的消息,手机没电的坐得离我近一点!”
“Hi……我是男低声部的领唱林彦俊,我能坐你旁边台阶上吗?“
李长庚皱着的眉头猛然舒开来,笑着抬头去看,好熟悉的台词,连眼睛笑出的弧度和酒窝的深度都熟悉。


“好啊,你怎么?‘我疯起来自己的梗都玩’?”
“一视同仁一视同仁。”
“你是不是想害我。”李长庚笑得停不下来,“上台前笑到眼妆花掉。”
“没关系嘛,就展现一下自然美……停停停停别打别打,喝水喝水。”
林彦俊把长腿缩在台阶上,冲李长庚真挚地举起一瓶矿泉水,又补充了一句:“没开过的。”


“……喝你自己的吧。”李长庚给了他一拐,掏保温杯的时候莫名有点得瑟,“我有热的。”
“哇哦,很专业。”林彦俊也很捧场。


李长庚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
笑得有点酸。
还有点发烫。


要命。
他偏过头去看林彦俊,昏暗的灯光把睫毛的影子投到很合他胃口的好看的脸上,连同头发也毛茸茸的。他想起在这之前的某一天林彦俊给他发过一条消息,“好喜欢我今天的头发啊,像兔毛”。
那天他就很想摸摸看了。


“文学院准备!左走廊候场!”




“所有人互相检查一下,男生把领结扶正,领子压到领结下面,女生鞋带没扣上的别忘了。”


李长庚觉得站在走廊日光灯下的自己要冷静得多,比如他可以一切如常地亲手给林彦俊整理领结,对五分钟前的第十次心动当作无事发生过。


他甚至拍了拍林彦俊的胸口:“戴领结很可爱。”
林彦俊有点迷茫地笑起来,在他转身时轻触他的肩膀应声:“谢谢……?加油!”
“加油!”


“男生上台之后全部开立!”
“记住老师强调的细节!女低坚持自我,男低反复的时候记住节奏,不要赶。”
“声音放出来,往远处推。”
“准备了!上台!快,小心脚下。”
“定位!”
“目视前方!放松表情!”


李长庚知道上了台作为一个队员他不应该有这么多低声短促的碎碎念,但他比自己想象的更紧张。没办法,真的没办法。
他盯着斜前方那个毛茸茸的后脑勺想,其实我应该是不想给林彦俊机会给我颁那张便利贴的奖的。


“第二首了!笑!”


他看到那个毛绒后脑勺的主人被这一声逗笑,下意识低头又克制住,莫名地自己也很开心,又把思绪拉回到开腔的第一句。


“……收!看前面别动等大屏合上!”
“好,走。”


李长庚头也不回地小跑进边台的黑暗里,在门口等着和每个队员击掌,叮嘱他们回座位上坐好,送走最后一个队员时一回头,发现林彦俊在后面等着,见他望过来,不知从哪里又摸到一瓶没开封的矿泉水:“要喝水吗?”


他猛然想起上台前那个茫然的笑容,突然有些释然,也或许是说服了自己。
是一方的体贴可靠和绅士,以及另一方的依赖和心动,达成了微妙的平衡。


那这样也挺好。


“不要。”李长庚把那瓶水接过来掂在手里,“走吧,回去了。还行吗?”
“还行吧,我觉得可能不用我给你颁奖。”
“这么好吗,那我就借你吉言。”


他们闲聊着回到座位把后面的学院节目和嘉宾节目听完,林彦俊又坐在台阶上,李长庚玩着手机,偏过镜头去捕捉那张脸。


微信突然跳消息,吓得李长庚赶紧把手机放下来,是一条微博链接,点开是一组图,金毛犬和橘猫窝成一团,一起长大。
怪可爱的。李长庚顺手回了一句:“想养个猫。”
眼角余光里的林彦俊笑着打字,李长庚盯着屏幕等,等到一句“想养个金毛。”
紧跟着又来了一句。
“然后让它们成为多年的好朋友。”


要命。


李长庚想。
这是第几次心动来着?


还是有点想谈恋爱。


十一


关于想谈恋爱的思绪最终被台上抑扬顿挫的“三等奖文学院”打断,周围一下子沸腾起来,李长庚听见有人大力鼓掌,有人带着大家高声喊领队师姐的名字,喊我爱你,他远远地看着领队师姐跑上台去,不知道被导师叫去做了什么刚赶回来一身正装,好看,真的好看,他说不出话来,弯了笑眼去找坐在身边的人,正好他也望过来,照镜子似的。


李长庚想,想那么多干嘛呢,顺其自然吧。


不知道他的夸奖包容和层出不穷的小机灵是与自己师出同门还是仅仅出于礼尚往来,或者更坏的可能——比如是个游戏或者是场骗局——也并非没有想过,自己也有拿捏不住相处分寸的自知之明,所以暂且什么也不做就这样过下去吧。


十二


过下去能甜几口是几口。


第二年交叉的专业课少了,两个人都宅,见的面越来越少,但聊的天越来越多,活脱脱就是两位网友。


林彦俊留在了文学社新媒体部,李长庚暗暗在心里称之为“留下来帮我”,但如果要说有帮到他什么,那大概是提供“我拥有一个副部长”的安全感和“找个借口我们能见一面”吧。
该忙的东西还是李长庚在忙。
毕竟林彦俊这个人,连工作群都是会屏蔽的。


“晚上文学社开大会别忘啦。”
李长庚长叹一口气,留了三个组织的他焦头烂额,顺手把这条转到文学社新媒体的小群里,怕林部长又屏蔽了,点开小窗开始打字:“晚上文学社开……”
刚打了几个字,林彦俊倒是先发来了消息。
“你快来”
“我已经到了”
“我是不是有病”


……啊?
李长庚看了一眼,北京时间17:57,距离大会开始还有33分钟。
你是有病。


“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我在你们宿舍门口等你吧”
“我一个人没有什么安全感”


“……啊?”
李长庚迷茫地爬起来换衣服,没过几分钟手机又响了。
“我到了”
还很有自知之明地加了一个“(……”。


“你是小学女生吗!外面这么冷!”
李长庚半真半假地在生气,本来就体寒,十一月莫名其妙把自己晾在室外的风里,怕不是要奔着感冒去,宿舍楼他也不能进来,只能等着。
“我穿了羽绒服 比较放肆了今天”
“……”
什么幼稚鬼啊。


李长庚一边穿衣服一边检查晚上介绍的ppt,问下铺借转换线,下铺探出个头来:“给你放桌上了啊……怎么笑这么开心。”
“啊?我开心了吗?我烦着呢,超级忙。林彦俊这个小智障还来给我添乱。”
下铺笑了起来:“忙中别有颜如玉啊。”
“滚滚滚……”
李长庚忍不住想了想,林那个俊倒是确实称得上颜如玉了。


出门的时候林彦俊迎上来,穿着雪雪白的大羽绒服,第一句话是“对面楼是女寝吗?刚才有好几个男生来接女朋友走了诶”。
李长庚面色如常,心里却在拉响警报。


It happened. 第不记得多少次心动。


是上好的解丧灵药和灵感喷泉。
李长庚晚上回到宿舍奋笔疾书,这个月给舍刊供稿的两百块就指望这篇随笔了。


十三


第三年的时候他们几乎不见面了,只是还在聊,开心的不开心的都聊。


林彦俊不认识的恶心老师、一些404的东西、各自喜欢的小众音乐、林彦俊去交换时宿舍里进了牛蛙怎么赶它出去、共同的小偶像和他的队友甜到昏厥、小偶像的队友又黑了真是气死人……之类的天南地北,聊天记录断断续续一整天又一整天。


但李长庚还是没问过林彦俊的感情生活,他记得某天曾在朋友圈看到过他和师哥出去喝酒之后发的感慨,他说走了好多弯路还没好好爱过一次,有点遗憾。
“等着我吧,我爱你呢。”
是前女友或者前男友吗?


很怕得到不喜欢的答案,所以问不出口。


一拖再拖,拖到林彦俊的微博开始出现一些似是而非的句子。
“……比如今天楼道里弥漫的沐浴露香味很像你”
“有人打电话弹钢琴给我听,好幸福。”
“突然察觉他认真了。”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无端地生出被背叛的感觉。
李长庚啊李长庚。
其时他和室友在做实践项目,住在民宿里,空调打得很低,他一时觉得冷,一时又燥热。


他想起闲聊着谈起爱情时,林彦俊说“暧昧是爱情之光”,说“爱情只有告白那一瞬间是巅峰”,他明知道这和自己的裹足不前才算不上一回事,却移花接木地拿来催眠自己,“这种程度的喜欢也是很好的”,到头来还是自己生闷气吧。


其实凭什么呢?
你自顾自地喜欢罢了,甚至没有勇气对他说出一个字,你只会旁敲侧击,敲出来的结果你又不能自信。
不要觉得他背叛你啊,是你自己背叛了你自己。


不敢伸手要的就是会失去吧。
李长庚陷在民宿的懒人沙发里,闭了闭眼睛。


“面对喜欢的人,产生‘这样也好吧’‘就这样做朋友也很好’的想法,那一刻开始是不是就不可能了?”


“差不多吧,毕竟恋爱是需要冲劲的啊,退路有了也就失败了——爱情哲人来杯开水吗?”室友从厨房探出一个头,“不过如果喜欢的人也喜欢你那就还有可能。”


“真难啊……”李长庚笑了笑,“那我还是就当无事发生过吧——开水给我加片柠檬。”


耳机里陈荒的声音涩涩地唱着。
“我知道不管你说了什么 最后我还是一定会相信
我知道如果见到你 我还是会想拥抱你”


十四


无事发生过,除了今天第七百九十三次心动、第三百四十五次想拥抱你。
和心知肚明的想想而已。


- Fin -


上一位老师 @祈樂
下一位老师 @七立钙

评论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