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

请回答2018

川州:







李希侃探头探脑进包厢的时候乐华的几个人正聊得热火朝天,一个接一个学范丞丞在最近接的那部剧里清冷的男二形象,清冷男二本人憋红了脸,发出鹅鹅鹅的笑声。

李希侃恍惚间觉得他们还穿着或蓝或白的斯凯奇,啃着全时的饭团抱怨着食堂的包子。这时黄新淳看见了愣头愣脑的李希侃,很高兴地招手,“希侃快过来。”

李希侃回过神,眯着眼呲着牙扯着袖口一溜小跑坐到了寿星旁边,先示意了桌上的所有人,“大家好久不见。”然后对着黄新淳说,“生日快乐!”

曾经并肩前行的朋友在南北逆旅后再次相遇,一时席间都是重重感慨。距节目落幕已有两年,限定组合亦已解绑,当时左右心绪的名次现在看来不过数字,当时左右心绪的情愫现在看来也不过是那年的春雨一场。

“毕雯珺怎么还没来啊——”黄明昊又一次模仿范丞丞的经典告白片段之后拉长声音抱怨到。

朱正廷边嗑瓜子边说,“他今晚有个应酬。”他嗑着嗑着噗一声笑了,“他不好不去啊,王衿追得紧。”

李希侃盯着啤酒罐沿上那点儿漫出来的气泡,嘬了一口,漫不经心问黄新淳,“王衿是谁啊?”

黄新淳挠挠头有点犹疑,积极而广知天下事的温州老乡抢先开了口,“毕雯珺的追——求——”小孩眉飞色舞的同时眼力见儿极好,看见门把手往下压了便立刻住了口。

李希侃默默吞进一大口酒。

门开,是毕雯珺,穿一件利落的长风衣,感觉专门收拾过自己。肩上落了点湿意,他随手扒拉着理了理,还把头发往后归了一下。众人臣服于抚顺人的盘靓条顺,嚷着毕雯珺好苏啊。李希侃任易拉罐挡着自己脸,觉得确实很苏。

毕雯珺无奈地笑了笑,任由他们打趣。李希侃眼尖的看见毕雯珺无名指上戴着一枚戒指。

朱正廷问他,“这么早结束了?”

毕雯珺拉开朱正廷旁边的椅子,“我跟她讲公司同事过生日。人挺明事理的。”

正坐他对面的黄新淳痛心疾首,“你是人?说我只是你公司同事!”

丁泽仁应和着鼓眼瞪了毕雯珺一眼。

毕雯珺笑着望向黄新淳,“我也就随口一说。”眼睛往黄新淳旁边一瞟,霎时对上那双一直笑盈盈看着他的眼睛,那人要帮黄新淳出气般鼓着点嘴,说话时露出毕雯珺熟悉的虎牙,“就是毕雯珺,太不是人了你!”

毕雯珺摸着头,愣愣“啊”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李希侃跟黄新淳推搡着笑作一团。


===


毕雯珺觉得李希侃跟谁都很处得来。他是个很慢热的人,有点羡慕李希侃这样的个性。

李希侃和那个王小鬼很处得来。毕雯珺路过练习室的时候看见王小鬼在给李希侃绑那根呆毛似的天线。顶着一根天线很得瑟,李希侃问毕雯珺,你看酷吗。他心想酷个球球,然后点了头。

李希侃和这个黄新淳也很处得来。第一次竞演时这俩人明明不是同组竞演,却熟起来了。李希侃来乐华宿舍找黄新淳,李希侃问毕雯珺,黄新淳在吗。他心想干啥啊我不才和你同组吗,然后点了头。

李希侃还和那个卜凡凡很处得来。半兽人的时候俩人天天一起跳抽风舞,卜凡凡成天嘲笑李希侃说话奶身子弱,要教他青岛男人的阳刚之美。李希侃向毕雯珺抱怨,我说话不奶啊,还撩起了他穿了俩卫衣的袖子,你看我的肌肉。毕雯珺卫衣里搭着件短袖,不知该说啥,心想对,强壮,一百零四斤,然后点了头。

李希侃和他的麦锐基友更处得来。余明君罗正左一个宝宝右一个小可爱,晚上路过麦锐宿舍能听见李希侃奶声奶气慢条斯理然后然后地给他俩讲鬼故事的声音。练习结束常常看见罗正在外边张望着找李希侃,毕雯珺心想干啥啊苗苗班下课吗要人接,李希侃说拜拜,毕雯珺还是只能点点头。

半兽人选C的时候,李希侃坐在毕雯珺右手边,盯着他唱歌,他笑毕雯珺,你怎么唱脸红啦。

毕雯珺那时候心里已经有鬼,不敢直视李希侃笑眯眯的眼睛。

知道阿偶TV和李希侃一起录,他有可能能在李希侃面前露一手。前一天晚上毕雯珺破天荒的没练歌也没练舞,在宿舍练了一晚上悠悠球,丁泽仁第二天去练习室感觉听不进音乐了,悠悠球的旋转声魔音入耳。

李希侃一上来要学最炫的招式,毕雯珺有点失落。原来他会玩啊。失落原理类似狗焕他妈看见自己的蠢儿子居然会换蜂窝煤。

后来发现李希侃连收球都不会,毕雯珺内心已经是卜凡凡摇摆.gif.

“要是早点遇见你就好了。”

毕雯珺当时多想伸手上去揉乱李希侃的头发,说不晚。


===


李希侃啃着排骨悄悄打量着近两年没见的毕雯珺。他觉得毕雯珺酷毙了,帅炸了,让他少女心爆棚的不要不要的了。

真的好帅呀——李希侃内心的小人尖叫着。

后者正专心挑着鱼刺,偶尔和旁边嘟嘟囔囔的朱正廷说上几句话。

李希侃心里藏着事,一听啤酒一下见了底。

他有点害羞,不好意思一直转菜盘,也不好意思让虽然是他最熟悉但是今天是寿星的黄新淳去帮他拿啤酒。

放下手里的易拉罐,发现红烧牛肉正好转到了自己面前,李希侃打消起身去再拿一听的念头,默默消灭着眼前的肉。

他边吃边听乐华之间互相的抱怨,在黄明昊暴走和范丞丞脸红脖子粗的时候发出爆笑。

口有点渴,李希侃举起空易拉罐,傻了吧唧喝了一口空罐之后,发现番茄牛尾汤正好转到了自己面前。

李希侃喝着汤,心想,今天运气好好呀。

酒足饭饱,黄新淳邀约唱K。小伙子们欣然同意。李希侃看毕雯珺都没和自己打招呼,他有点想跑路,又实在没法说服自己跑路,也一起去了。

朱正廷拉着黄明昊合唱《小情歌》,音高得让黄明昊差点再次暴走。

范丞丞点了《恋爱ING》,演变成了全场合唱。

李权哲拖黄新淳再唱一次《爱你》,黄新淳试图拉李希侃下水,李希侃说,不行不行音真的太高了。

丁泽仁唱了一首《死了都要爱》,李希侃听的十分动情,跟着吼了几嗓子,黄新淳睥睨眼,现在不嫌高了?

毕雯珺点了《到不了》。轮到他的时候一切妖魔横行的局面自动收尾,他就是有一种轻描淡写地整顿所有混乱局面的能力。

“你眼睛会笑”

“弯成一道桥”

“终点却是我”

“永远到不了”

……

毕雯珺坐在沙发角落望着屏幕缓缓唱着。他看着屏幕里上演的乏味剧本,眼底是一个人看着自己笑的样子,那个人笑的越甜,自己眼睛却越涩。

“我找不到,我到不了,你所谓的将来的美好。”

这种场合其实不适合严肃的唱情歌,尤其是苦情歌。毕雯珺唱完,“这么邪乎啊,冷场了都。”

众人反应过来,哦哦啊啊打着哈哈。李希侃拉着黄新淳,“这个这个这个我点的!”

李希侃其实去KTV不怎么唱歌。他有点嫌弃自己的声音,虽然很多粉丝说可爱,他觉得用自己的声音唱情歌总有点好笑,显得不真诚。

——所以他一般不点情歌。

——要点也不点苦情歌。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李一唱。

“压心底压心底,不能告诉你。”黄一合。

“不能忘记你,把你写在日记里。”李摸黄脸。

“不能忘记你,心里想的还是你。”黄扶李腰。

范丞丞鹅鹅鹅鹅的看他俩演了一半,傻兮兮笑着推推旁边的一杯一杯喝啤酒的毕雯珺,“毕哥你,你和王衿吵架了吗?”

毕雯珺停下动作,“啊?”。范丞丞被一个字击的腿软,他好像看见了海底总动员里那只大鲨鱼布鲁斯,瞬间酒醒,瞪大眼睛游去找尼莫黄明昊了。

李希侃唱热了扎了个苹果头,头发太硬,跟个炮仗似的立在头上。

毕雯珺觉得很可爱,像狗尾巴。

如果是狗尾巴就好了。

那样毕雯珺就能看看当他和李希侃视线相对时那尾巴大风车似的滴溜溜的转。


===


李希侃有个秘密,没让罗正也没让余明君知道。

他是个憋不住事情的人,就想着写在日记本里,那次王子异他们突击宿舍之后他慌慌张张打消了这个计划。

李希侃想好吧,本来也不用写下来才记得住,喜欢一个人这件事情。

半兽人分组的时候明鹏先喊上了他,“C班,李希侃。”明明隔着明鹏两个人呢,在明鹏犹豫最后一名队员的时候,李希侃伸长手指,点点明鹏的肩膀,硬着头皮对一句话都没讲过的明鹏说,“选毕雯珺,他唱歌好,能唱高音。”——非常公事公办的口吻。

假公济私的李希侃把毕雯珺成功盼进组后,却发现毕雯珺从来不主动和自己讲话。

他可能是在怪我把他选来半兽人了。李希侃失落地喝着豆浆,咬着吸管无措的琢磨着。

但是没关系,导师说努力努力再努力,为爱我可以更努力。

于是李希侃努力去和毕雯珺分享一切事情,包括小鬼给自己的设计的发型。他努力去创造一些能说上话的机遇,哪怕在门口都能看见黄新淳躺床上的脚,李希侃依然坚持让毕雯珺传话。他还试图用男子气概征服毕雯珺,可是他甚至感受到毕雯珺对他的不耐烦了。他晚上也不敢和室友分享自己的少男心事,就成天和他们一起讲鬼故事。

越讲心里越有鬼。越觉得毕雯珺是不是讨厌自己了。

知道要和毕雯珺一起录阿偶TV,李希侃暗下决心,一定要扳回自己在毕雯珺心中的形象。

在宿舍突击了一晚上腹肌,结果让他跳女团舞,李希侃快气晕过去。

他在半兽人休息室跳过某韩国女团的舞,获得了满堂喝彩,卜凡小鬼带头喊起了“侃妹侃妹我爱你!”得瑟的往毕雯珺那边瞟的时候,却看见毕雯珺沉着一张脸。见着毕雯珺这样李希侃也不敢笑了,怯怯的望了一眼就赶紧移开视线。后来排练时再对上眼,李希侃简直想上前问一句:“施主,你为何印堂发黑啊?”

现在又让他跳,还是毕雯珺独自观看的舞台纯享版。

爱奇艺,你拿什么赔我爱情?

李希侃跳了一半死活说记不起了不肯跳了,他偷瞧坐在对面的毕雯珺,对方这次脸更黑,两只手手指配合着不停上下翻动着。

——他是被我气到想打人了吗?李希侃绝望地想。


===


毕雯珺是唱完一整首一路向北之后才发现没人在听他唱歌的。

眼里的小苹果正揽着黄新淳的肩,听范丞丞满头大汗的解释他幼儿园亲上那个小女生时真的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我不信你们幼儿园没亲过女生啊!”

黄明昊看热闹不嫌事大,“范丞丞接着转范丞丞接着转转到谁谁都必须老实回答不老实一辈子不火啊!”

范丞丞转动那个平倒的啤酒瓶。

“毕雯珺!老实回答!”

大概是在玩强制性必须真心话的真心话大冒险。

“是不无聊?来吧,问啥。”

范丞丞憋了半天,想把自己的幼儿园之耻洗刷干净,既然洗刷不干净,那就拖一个人下水。

“初吻时间地点人物!就问这个!”

“瞎扯,你这是仨问题。”毕雯珺打开手机回了几条微信,头也没抬的回答到。

范丞丞一下愣住,“对啊!我咋就全回答了呢。卧槽欺负人啊,你们怎么能欺负人呢?怎么能欺负我呢!”

朱正廷在旁边快笑岔气,靠在捂着脸的丁泽仁身上。

李希侃不知道在和黄新淳咬什么耳朵。毕雯珺逆着光甚至能看见他头发好几次扫过黄新淳的脸。酒精刺激下毕雯珺来了气,突然开口道,“我初吻18年上半年,就是咱进大厂的时候。”

朱正廷惊,“这么纯情?”

黄明昊最先反应过来,“你能吻谁啊?!”

范丞丞一脸视死如归,“哥,如果是我想的那样,没关系的,我,我其实……”毕雯珺嫌弃,“成天想啥呢。”

“那是个意外,不过那确实是我初吻。”说这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看向李希侃。

毕雯珺满意的看着苹果一点一点变红。

“王衿打电话了。”朱正廷指着毕雯珺的手机屏幕。

毕雯珺在一片幼稚的嘘声中,皱着眉出包房去接电话了。

“毕雯珺在追这个女生吗?”李希侃问剩下的乐华。

“你感觉不出来吗?是王衿在追他。”朱正廷耸了耸肩。

“老毕头都大了。”范丞丞附和道。

“奈何不能反抗资本的力量啊!”黄新淳感慨万千。

李希侃瞪大双眼,音量拔高“——毕雯珺被包养了吗?!”

话音刚落,推开门的毕雯珺站在他面前,咬咬牙,开口说了四个字,“你傻逼吗?”


===


毕雯珺和李希侃一起下楼的时候紧张的手都出汗了。

事情起因是李希侃照例来找黄新淳商量吃什么。

罗正余明君都去吃食堂了,李希侃昨天练舞太累没怎么吃饭,想去吃点好的——去买全时的套餐。

黄新淳委婉拒绝,因为他得跟爱你组的队员联络沟通一下感情——“我们四人现在太尬了,一起唱什么情歌,唱党歌还差不多。”

李希侃点点头正打算一个人去买,毕雯珺慢条斯理穿上鞋,说,“那我出门了。”

黄新淳说,“你去哪?”

毕雯珺板着脸,“去全时买饭。”

李希侃特别自然的接了话,“那老毕我跟你一起去好不好?”

毕雯珺“嗯”了一声,心中响起运动员进行曲。

李希侃管他叫“老毕”这件事情是他刷微博的时候刷到的,在那之前他不知道他有这么个称呼。

毕雯珺咳了咳,戴上口罩,跟李希侃一起出了楼。

买好之后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李希侃非想帮他又提饭又提水。毕雯珺郁卒地想大概李希侃还是跟他很见外。

“那我提饭吧,你把饮料给拎着。”几乎是把饭给抢到了手里。

回去的时候遇到了黄新淳,李希侃拿袖子打了对方一下,“你不是不出来的吗。”

毕雯珺莫名感觉自己被嫌弃了。

毕雯珺是一个对情绪不那么敏感的人,此前的人生里没有遇到过让自己非常喜欢的异性或同性。最喜欢的人是自己的弟弟,但是喜欢弟弟这件事是不用去研究自己为什么会喜欢的。

把李希侃肩膀一把揽过来其实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大脑反应过来之前身体已经行动了。这动作看起来太有宣示主权的意味,以致毕雯珺连吞了好几口口水。

他低头看着乖乖被自己揽住依旧笑嘻嘻地跟他扯天南海北的李希侃,想帮他顺一下刘海,又忍住。

毕雯珺对自己狂跳不停的心脏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早知道了。


===



毕雯珺后知后觉自己刚刚那句话语气太重,躲在一边拿手机打斗地主,地主已经发了三次“我等到花儿都谢了”,毕雯珺还是只顾着用余光看其他人继续玩真心话。

刚才还是李权哲悄悄扯自己袖子的时候他才收回了瞪在李希侃身上的眼神。但当时李希侃就已经低着头不敢看他了。

去说一句对不起,毕雯珺扪心自问做不到。他还委屈呢。

知道今晚要见两年没见的李希侃,下午通告一结束立刻赶回家换衣服又赶到公司让人做造型,结果在公司应该是被前台小妹出卖,被王衿抓到了人,陪着吃了一回饭就赶到黄新淳的生日会,末了还要被心心念念两年的人质疑一句“毕雯珺是不是被包养了”。

地主蓝钻VIP将毕雯珺踢出了房间,毕雯珺却舍不得将李希侃踢出房间。

正好轮到李希侃被提问。

提问人还是范丞丞。范丞丞有些不好意思问不是乐华的人太刁钻的问题,就打了一记擦边球,“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李希侃有点紧张有点害羞,点了点头,“有。”

毕雯珺全身血液一下冲到头顶。

都不用人逼问,特别能侃的李希侃接着往下说,“就已经喜欢两年多啦。”

黄明昊拍着他的肩,“老乡不用紧张,我们都不会说出去的。”

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拍走了黄明昊的手,是毕雯珺。

“李希侃,你两年多前就有喜欢的人了?”

李希侃望着他笑得灿烂,“嗯,超级超级喜欢的。”

毕雯珺突然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李希侃,我送你那个悠悠球你玩会了没。”

李希侃突然有点心虚,“会……会了呀。我天天练呢。”

毕雯珺看李希侃只敢盯着地板,觉得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他泄气般的笑笑,推开了包厢门。


===


李希侃没想到去约黄新淳吃饭居然会有这样幸福的意外收获,他好想在日记本上把今天的这些事情都记下来。

虽然毕雯珺还是跟他很生疏。他想帮毕雯珺拿饭拿水,被礼貌的拒绝了。

但是他也算和毕雯珺有进一步接触啦。

可是李希侃回想了一下自己称呼毕雯珺“老毕”时候对方的表情,毕雯珺好像不太开心。

毕雯珺不开心,而我却在这里沾沾自喜。李希侃反思自己,爱情是使双方都快乐的一种情感,单方面的快乐是要不得的。

但是还是好快乐哦,怎么办。

在SHEEP组时李希侃总有意无意向朱正廷打听毕雯珺的事情,了解到毕雯珺是个大写的外冷内热。

李希侃决心要继续努力努力再努力,和毕雯珺多说话,多交流,先成为朋友,再成为恋人,曲线救国,走迂回战术。

李希侃制定的计划是,天天去always online找罗正,在毕雯珺面前不断刷脸直至毕雯珺对他外冷内热。

可是他去了也没什么话能和毕雯珺讲。每次去的时候毕雯珺都在飙高音,看起来很专业,很酷,也很忙的样子。

他只能跟罗正东扯西扯聊些不着边际的话。跟泰国小哥学了几句泰语。问了何东东终极一班里的特效是怎么做的。还有事没事就去勾搭一下在练rap的木子洋,“你好高呀。”

毕雯珺想说我也很高,看了看木子洋。决定闭嘴。

他每天都在李希侃来找罗正的时候拼命飙高音。原理类似男生看见喜欢的女生路过篮球场时总会突然炫技。

李希侃连泰国人都勾搭了,却不肯来跟自己说说话。毕雯珺狠狠出一口恶气,飙了一个E5。满意的看见李希侃鼓了掌。

哼哼。毕雯珺翘起了尾巴。

如果毕雯珺是个孔雀。估计这屏得开的如百花齐放了。

这天晚上李希侃照例来找罗正,推开练习室门,里边却只有毕雯珺。

李希侃心里唱,我是不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还是勇敢留下来。

李希侃练习生决定勇敢留下来,李希侃在心里给自己鼓了掌。

“就你一个人,罗正他们呢?”

“一起去全时了。”

“你不去吗?你不饿吗?”

“不。”

“哦。”

李希侃靠着毕雯珺旁边坐了下来。心想这要聊点什么才能让毕雯珺多说点话呢。

而毕雯珺在独自气恼自己又把天聊死了。

他悄悄打量盘腿坐在自己旁边的李希侃,呆毛傻傻立在头上,在玩自己的手指。

毕雯珺稍弓下腰,想问李希侃还想不想学悠悠球。

结果正好遇上转头要对他说话的李希侃,嘴上传来干燥绵软的触感。

俩人在对方惊讶的眼神里从头到脚变得血红,都忘记了分开。

太阳穴有血管在砰砰跳动,手无处安放的撑在地板上。

大概到了俩人都屏不住呼吸的时候,才双双捂着嘴别过了头。

罗正一行人的归来打破了两人间的僵局。

李希侃拉着罗正,逃命般的跑了。

毕雯珺当晚做了一个蛮糟糕的梦,不可说那种。


===



毕雯珺坐在马路牙子上喝冰啤酒,看车水马龙,听街边的店播放着春夏秋冬,他想今晚后便能正式向自己两年半无疾而终的暗恋告别了。

没有私下联系的理由,只是逢年过节会收到对方疑似群发的祝贺微信,毕雯珺连一个“嗯”也不敢回。怕对方嘲笑自己的一本正经,更怕对方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

他又嘬了一口啤酒,自嘲的想连暗恋都是安慰自己。

他明明告白过了。

只是被无视了而已。

今天李希侃还心无芥蒂的来参加黄新淳的生日会,就说明李希侃根本没在意,压根没把自己的告白当回事吧。

毕雯珺裹紧了风衣,开始往回走。

李希侃刚刚说他有喜欢了两年多的人。

也就是说李希侃确确实实从头到尾都没有对他动过什么别样的心思。

心中那点微弱的火光终于被扑熄。

算了,本来就都过去了。


===

分别的时候毕雯珺送了罗正和李希侃一人一个悠悠球,说是纪念always on line和半兽人。

他嘱咐说,“悠悠球最重要的部分是轴承,如果发现球不好用,就要检查一下轴承。有什么不懂可以给我发微信打电话。”

他想李希侃总会拿出那颗球来看看玩玩的时候。那李希侃自然就能发现悠悠球里的秘密。

他不知道李希侃拿到球就把那颗球给贡起来,一下都没动过。

他只知道话少如罗正都找过他好几次了,李希侃却始终没有任何表示。

一晃就是两年。


===


回到包房,已经是快要散场的样子。

黄新淳扶着喝的烂醉的李希侃,对毕雯珺埋怨地皱了眉头,“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王衿身上的气有必要撒在我们身上?”

毕雯珺语结,“你一个人好弄吗,咱俩一起把他送回酒店吧。”

黄新淳缩回一半手,让毕雯珺架起李希侃半个身子。到楼下打了车。

李希侃醉酒的样子很乖,话不多,只静静的睡觉。

计程车开得急,毕雯珺不动声色的把李希侃头往自己身上靠了靠。李希侃有些不舒服的哼了两声,然后直接把身子枕在了毕雯珺腿上,热烫的呼吸打在毕雯珺腿间,毕雯珺面无表情的望着窗外,觉得要命。

到了酒店,黄新淳忙着把李希侃扶去厕所洗脸刷牙,毕雯珺只怔怔地看着李希侃放在床头那个精致的铁盒。

他当然认识那个铁盒,里边装的是当年他送给李希侃那颗悠悠球。

毕雯珺走进,拿起那个盒子,上边甚至没有一丝划痕,能感受到主人对它的珍视。

黄新淳去一楼前台帮李希侃拿明早的早餐券,李希侃从厕所洗了脸出来,多少清醒了点。

“李希侃,为什么我觉得你从来没有打开过这个盒子?”

“……”

“你不老实说,我就把它收回了。”毕雯珺感觉心里好像有一个自己想要的答案呼之欲出。

同时也惊讶的看见李希侃眼里的水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聚集起来。

“呜……”李希侃蹲在了地上。

毕雯珺难得的慌了神,也一起蹲下身子,问,“你没事吧。”

“……你不要把球收回去了。”李希侃带着哭腔。

趁毕雯珺不注意,李希侃伸出手,一把把盒子抢回怀里抱着。

“这是我的……你已经送给我了!”李希侃耍赖般的窝在地上不肯起。

毕雯珺看着像一只护食的幼犬一样的李希侃,一个答案在脑中渐渐成形。

“李希侃,为什么不肯给我。”

“为什么舍不得打开。”

“不肯说就还我。”

李希侃拧巴着一张脸,泪珠珠哗啦啦的往下掉,鼻尖尖通红,抬头耷拉着眼望向毕雯珺。

“我……我就是舍不得……”

毕雯珺终于忍无可忍的把李希侃一把拉起来,推倒在床上,伸出修长的手指禁锢住李希侃不愿与他对视的脸。

“李希侃。你把盒子打开。把球拿出来。”手上动作很粗鲁,语气却像在哄小孩。

李希侃一抽一抽打着哭嗝,第一次打开了那个盒子。还是怕毕雯珺会拿走他的宝贝,紧紧把球攥在手里。

毕雯珺无奈的笑笑,哄他,“我不拿走。是你的。”

李希侃的眼泪还在哗啦啦的流,躺在床上就流进了耳朵里。毕雯珺看不下去,又把他拉起来,圈他在自己怀里。

“李希侃,你会不会收球了。”

怀里的小孩点点头,“我用罗正的练了。”

“李希侃。你要是现在收球成功了,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怀里的人呆住了。

“李希侃,你敢不敢试试。”

李希侃想站起来好好收球,又舍不得毕雯珺把他圈住的姿势。

毕雯珺放开了他,他有点遗憾的舔舔嘴,吸了一下鼻涕,把绳环套进自己手指,想要成功。

如果,如果成功了。

他想要什么呢。

球脱手,却像在卵石地面上前行的轮胎一样磕磕绊绊往下走,别说收球,连旋转都不能做到。

李希侃被酒精烘的根本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他转过身一把抱住脸色阴晴不定的毕雯珺,脸埋在毕雯珺肩膀不愿抬头。

“如果……”

“如果我成功了……”

“我想让你……让你再,再亲亲我……”李希侃抬起头,满脸的鼻涕和眼泪。他双手紧紧抓住毕雯珺的风衣,抓的毕雯珺心都揪成一团了。

毕雯珺没有任何动作。

李希侃抱住他,“对不起,对不起,我开玩笑的。”

“李希侃,悠悠球最重要的是轴承。”

“球不对劲的时候,要先检查轴承。”

李希侃晕着头看见毕雯珺拿住了属于他的悠悠球,把球旋开来。

——本来该是轴承的地方,静静放着一枚戒指。

李希侃“哇”的一声又哭了,“怎……怎么是戒指……那我……怎么可能成功……”

直到毕雯珺把戒指放进李希侃手里,李希侃才后知后觉反应了过来。

他是丢了一个吻。

但他好像,得到了更多东西。

毕雯珺看着李希侃呆呆把戒指套在自己已经戴了一枚同款戒指的手上,没忍住笑了,“呆子”。

他把戒指取下,握住李希侃的手。

“戴不戴?”

李希侃终于不哭了,弱弱的说,“戴的”。


===


终于听到答案。

请回答2018。




评论

热度(5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