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

【毕侃】《借火》

我爱电竞文

木有心之:

*突然想写个长篇试试


*电竞文,绝地求生背景,没玩过不影响阅读(大概)


*不知道有多长,更新随缘


*有人看吗?






借火




01


天已经完全黑了,走廊上的灯是声控感应的,在没有接触到的时候,就是一片漆黑,走过去,身后又是一片漆黑。


毕雯珺站在门口看着,走廊尽头一点异样的红。


那一点红映亮了那个人的身影,看不清面部,只能看清大概的身体轮廓,和一点闪着红光的下巴。


似乎想起来了那个人是谁,毕雯珺想着走了过去。




“借个火。”




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的时候,李希侃刚好一口烟吸进肺里。


然后不出意外的被呛住了。


他认出了那个声音,他强行压制住喉咙中翻天覆地的瘙痒感,不让自己咳出声来——那会让他显得很丢脸。


然后镇定的从口袋翻出打火机丢过去。


旁边的人很快的也点燃了一支烟,站在窗前看着窗边外,保持着和他一样的姿势不说话。


除了那一句“借个火”就没有再说过别的话了。


李希侃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把烟塞进嘴里,打火机塞进口袋里。




他知道旁边的人是谁,毕雯珺,YH战队的狙击手毕雯珺。 


打pubg职业赛的玩家都知道YH战队,这个战队没有别的特点,除了有钱。他们的装备都是最顶级的定制版,和YH比起来,他们MR倒是显得像个小贫民窟,虽然他们MR战队在一般的职业战队中还算是个中上水平,但是遇到YH,那也只能自认贫民窟了。


但是,装备和工资都是顶级的,不代表水平也是顶级的。


李希侃和YH的二队交过手,知道他们的水平大概是什么档次,平心而论,他没有把YH的二队放在眼里。


但是......


李希侃微微偏头,偷瞄了一下身边的人,这个人很高,高得不像是一个职业电竞选手,难怪他的椅子都是特制的,半长的刘海被分成中分,为了不挡住眼睛,反而露出了那双很好看的眼睛。


原来长时间盯着电脑打游戏的人,也能有这么好看的眼睛。 


李希侃想着,才发现那人已经抽完了烟,想收回视线已经来不及了,被那人逮个正着。毕雯珺丢掉手中的烟头,看了看李希侃,转身走了。


烟头烫到了手指,李希侃才发现烟已经燃完了,怪他偷看毕雯珺偷看得太专注了,剩下半根烟一口没抽,就是活生生燃完的。


李希侃把烟头丢到了毕雯珺的烟头旁边,两个烟头没羞没臊的贴在了一起,上面还有两个人唇间的唾液留下的痕迹。


那个人刚杀了自己。


在这场亚洲联赛中国区预选赛的赛场上。






02


YH一队的战力真的很强,李希侃有点丧气了,或许在YH严重,他们MR是一个只需要派出二队就能应付的队伍。


但毕竟是亚洲联赛的中国区预选赛,所以YH还是派了一队上。


这不是他第一次面对毕雯珺。




他知道这个人是很早以前的事儿了,早到他还没有进MR,还在老东家的队伍里做二队成员的时候,有一天晚上他给自己加训,单排的时候开镜,他隐约觉得树后面似乎是有个人,但是不确定,索性扫了一梭子过去。


刚扫完一梭子就看到屏幕上显示:【saykan使用AKM杀死了bill】


嘿,李希侃乐了,还真有人啊。


这种快乐没有持续多久,在李希侃第二天上线准备单排的时候,刚捡到一把AKM,还没来得及装补偿器的时候,就被人从房子外面一梭子崩过来,然后李希侃就目瞪口呆的看着屏幕迅速的变黑,上面一行字:




【bill使用98k狙击枪杀死了saykan】




操?李希侃挠挠头,哥们你的ID很眼熟啊。




从那天开始单排几乎成了李希侃的噩梦,只要他进入游戏,他就一定会被这个bill盯上,bill似乎认识了他的衣服一样,整个游戏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排除万难只是为了来到李希侃面前,然后杀了他。




感动得李希侃想一枪爆了他的头。




李希侃后来在服务器的排行榜查询了一下,bill似乎是个小号,而且应该是刚进这个服务器不久,以他的技术起码能在前一百名,但是前一百却并没有他的ID,李希侃费劲巴力的找到他的ID时,看了一眼几乎吐血。


——还没自己的排名高。


行。李希侃一咬牙,是男人就正面刚。




从此以后李希侃只要看到屏幕的右上角出现bill的击杀信息,就开始满地图的找这个人,他也记得bill的衣服,他俩似乎很有默契的从来都不换衣服,就是为了能找到对方或者让对方找到自己。


看了你也做好了正面刚的准备,bill。


但事实上李希侃还是看错了bill,总得来说bill杀死他的次数比他杀死bill的次数要多,因为bill不是突击手,是狙击手。而且,是一个非常能苟的狙击手。


因为他总能苟在一些李希侃完全想不到的地方。




真正的认识bill是有一次李希侃打双排,野排,系统随机组队,等李希侃在广场等待跳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队友是一个十分熟悉的ID。


【bill】


李希侃犹犹豫豫了好久,还是咬牙开了麦。


“hello,那个,呵呵……”饶是伶牙俐齿如李希侃,也实在是找不出合适的打招呼方式。


“嗯。”耳机里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


“没想到......”李希侃挠挠头,实在觉得这个系统随机太随机了。


“你是中国人?”那人突然问。


“啊,是啊。”李希侃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是在韩国,用的是韩国的服务器。


“哦我现在是在韩国,”李希侃下意识的解释。


“你是职业选手吗?”那人又问。


“不是,我只是......”李希侃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突然想起来一个名词,“后备军,我是后备军。”


耳机那边的人似乎是笑了,地图上被打上了一个点,那人示意他在这里跳伞。


“应该是叫替补吧。”那人说。






03


后来合约到期,韩国的俱乐部没有再续约。


因为青训生中有了更有天赋,更厉害的人。


MR就是这个时候给李希侃抛出了橄榄枝,那时的MR还只是一个不怎么有名的俱乐部而已,但是李希侃无所谓,他只是想打比赛而已,大战队进不去,先从小战队开始也行。


于是就进了MR。


不得不说MR的发展势头还是不错的,到了今年,他们已经能和YH这样的老牌强队在同一个战场上一较高下了。


回国之后还有一个遗憾是,李希侃不太常登陆韩服了,一般就用国服,要用韩服还要翻墙有点麻烦,而李希侃是最怕麻烦的人。


所以他再也没有遇到过bill了。




唯一的那一次双排,bill拿狙,李希侃左一把冲锋右一把突击步枪,气势汹汹的随时准备要和别人正面刚,bill苟在一个不知道什么的地方,李希侃能听到耳机里一声气音一般的笑声。


“杀气这么重,生怕别人找不到你吗?”


“你懂什么,”李希侃填满一梭子子弹,“是男人就要正面刚。”


“行。”


李希侃转了一圈,发现连自己这个队友都没有找到bill苟到了什么地方,这个人是真的能苟,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游戏没有上树这个功能,李希侃简直觉得他应该是苟在了树上。


“你不会是抛弃我了吧?哎你这个人很记仇啊!是男人就正面刚好吧,你有本事开枪先打死我啊!”


话音刚落,李希侃藏身的矮墙上多了一个弹孔,正贴着李希侃的脸一厘米远。


“卧槽!”李希侃炸毛,“哪个孙子狙我?”


“我。”耳机里还是那个低沉又冷静的声音,“告诉你我没抛弃你,爷爷。”


李希侃很快就发现附近来人了,来的人也在摸着墙角过来,李希侃冲出去刚人,挨了两枪缩回来补血,突然又一声枪响,李希侃再探头,那人已经成盒了。


“去舔包。”bill说。


李希侃乐吱吱的把人家的三级头扒下来扣自己脑袋上,想了想还是很人道主义的给bill留了个急救包。


“我给你留个包。”李希侃说。


“你拿着。”bill说话和他开枪一样简短。


bill就这样苟在不知道什么的地方,护着李希侃一路狂刚,每每在李希侃刚不住的时候,总能被bill一枪补掉。


“抢我人头?”李希侃生气。


“不抢你就死了。”




或许是因为刚得太猛,李希侃最终还是没能撑到吃鸡,倒在了半路,李希侃颓丧的把鼠标一丢,冲着耳机说:“快来舔我的包。”


bill并没有来舔他的包,耳机里沉默了一阵,李希侃以为对面掉线了,准备自己也下线的时候,突然耳机里又有了声音。


“这一局,想报仇还是想吃鸡?”


在问自己吗?李希侃愣了一下,突然对着电脑屏幕恶作剧的笑笑。


“都想。”


bill似乎愣了一下,但是很快的反应过来,耳机里面传来一句:“行。”


接下来的时间李希侃开始观战,他终于看到了bill苟着的地方,忍不住发出“原来这种地方也能苟”的惊呼。


“我简直怀疑你开了挂,”李希侃说,“苟挂!”


耳机里传来“噗嗤”一声的喷笑声。


bill一把狙一把突击步枪用得变幻莫测,有时候李希侃以为他拿着狙在狙人,直到他连发时才发现他拿的是突击步枪。bill没有急着杀人,他很耐心的寻找着刚才杀死李希侃的那个人的ID,先杀了那个人,再去找别人大开杀戒。 


直到最后,屏幕上显示出胜利的页面。


“耶!”李希侃开心的转圈圈,捧着脸看着吃鸡的界面不想退出,上面显示着击杀19人。


超高人数,对于李希侃来说这就是这款游戏中的一个天文数字。


“还不下?”耳机里又传来了那好听的男声。


“马上下了,谢谢你,那个,我下次再遇到你就不杀你了。”李希侃说。


“我还是会继续杀你的。”bill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


“你这人怎么这样!”李希侃怒的一拍桌子。


“早点睡,”耳机里的声音突然温柔了起来,“晚安。”


“晚,晚安。”




李希侃摘了耳机,眨眨眼睛。


他突然好想把那句晚安录下来。








04


亚洲联赛的预选赛开始前,MR的队长说他们约到了YH的练习赛。


李希侃面无表情的带上耳机,应该又是二队的,就算是YH又怎样,二队就是二队,正面刚就行了。


“这次约到了一队。”队长说。


MR的队员兴奋了一下,YH的一队还是有点挑战性的。


“而且,我们要去他们那边打。”队长又补了一句。




作为土豪战队的YH有自己的一套观战系统,在对战室里,墙上是一个巨大的大银幕,教练手中握着遥控器,可以随时切换不同的视角,包括每一个队员的个人视角和上帝视角。


MR看到他们的对战室的时候,一边咬牙切齿的骂土豪一边真情实感的羡慕着。


对战室的设备也很好,清一色的机械键盘和定制的座椅,李希侃试了试,觉得自己快在那椅子上睡过去了。


正在这时,YH一队的队长带着队员进来了,每个人都拿着自己一套设备,找到电脑,开始安装上自己的设备。


MR再一次真情实感的羡慕了。


“这有什么?”李希侃撞了撞身边口水快流到地上的余明君,“我们也是自己的设备啊。”


“这能一样吗!这能一样吗!”余明君转头举着自己的键盘冲李希侃挥舞着,“咱们这一套下来一万块了不得了,人家一个键盘就一万块呢!”


“你看黄明昊的鼠标,”罗正也在旁边小声的说,“听说他那个鼠标是量了他的手的尺寸,然后特意去定做的。”


“有钱,真有钱。”余明君和罗正一起感叹。




突然有人敲门,推了个椅子进来,MR的人齐齐的看向那个椅子,想着怎么现在选手打个比赛连椅子都算是外设了吗?YH的队长冲着MR不好意思的笑笑:“雯珺的个子比较高,一般的椅子对他而言实在是不舒服。”


李希侃抬头看向那人,才发现那人真的很高,或许是因为自己坐着的原因,反正自己不得不仰视着那个人,那人换好了椅子和外设,坐下来准备开始。




YH的队长朱正廷已经在设定服务器参数,准备用他们YH自己的服务器打比赛的时候,YH的教练突然阻止了他。


“用小号打鱼塘局,按人头和吃鸡来算。”


“可是我们在国服的小号也……”朱正廷抬头想说什么,教练点点头表示他知道,YH一队的小号在国服也已经排到了前十名。


“用韩服吧,可以吗?”教练转头问MR的人,他们自然是点了头。




鱼塘局打起来很轻松,虽然YH和MR事先并没有约好,但是却默契的没有对对方出手,期间有一次,黄明昊不小心击倒了余明君,右上角刚显示【Justin使用M16A4击倒了MJ】,黄明昊就停止了射击转身跑了。


罗正赶紧跑过去拉起余明君给他补药。


看来是决定先收割人头,到最后双方再互相正面刚了,可是李希侃偏是觉得,在这之中YH还有另外一丝意味。


——如果MR连鱼塘局都不能撑到最后,那他们根本没有资格和YH正面刚。


想着,李希侃牙咬得紧了一点。


右上角的击杀信息飞快的更新着,双方都在飞快的收割人头,致力于给普通玩家一场最糟糕的游戏体验,双方教练看着大屏幕,很快就只剩下8个人了。


李希侃手一抖,一梭子扫死了黄明昊。


范丞丞来不及救,打烂了李希侃的三级甲,打残了李希侃一半的血,李希侃缩回去补血。


“雯珺上二楼补人,丞丞你左边有一个。”朱正廷火力压制邓烺怡的前进,顺便让范丞丞干掉旁边的余明君。


【Adam使用SCAR-L杀死了MJ】


邓烺怡丢了炸弹过去,朱正廷跑了两步封了烟,蹲在墙角躲了炸弹,趁着烟雾和范丞丞一左一右的冲出去干翻了邓烺怡。


李希侃等的就是这个时候,朱正廷和范丞丞刚蹲下来舔包,李希侃从二楼探出头就是一梭子,可是一梭子还没打完,李希侃只听到一声枪响,自己的血条瞬间飙红,几乎是一瞬间,就死在了当场。 


屏幕上一行字:




【bill使用AWM杀死了saykan】






05


李希侃躲在YH的洗手间里抽烟,因为他不确定人家的楼道里能不能抽烟。




那个ID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李希侃猛的跳了起来,动作大得掀翻了键盘。


吓得朱正廷和范丞丞都停止寻找最后还活着的罗正,一起转头看向李希侃,罗正趁机偷偷的向朱正廷开了两枪。


李希侃转过头,朱正廷和范丞丞都看着他,黄明昊早已经放下了鼠标开始玩手机,那就……只有......


毕雯珺盯着电脑,默默的补掉了罗正。


YH吃鸡的画面出现在大屏幕上,李希侃哆哆嗦嗦的说,对不起我去下洗手间。




关上门,李希侃坐在洗手池上,点了根烟。


刚抽了没两口,门又被人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大步走进来,走到李希侃身边,打开水龙头,洗手。


李希侃讪讪的从洗手池上跳了下来。


毕雯珺洗完手并没有走,而是站在洗手池旁边,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上。


“借个火。”


等看到摊在自己面前的手时,李希侃才反应过来这句话是在对他说,于是忙不迭的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放进毕雯珺的手心。


毕雯珺点完火,把打火机还给他。


两个人专心的又心不在焉的抽着烟,一时间无语。


“我说过我还会继续杀你的。”毕雯珺突然抬头,从镜子里看向李希侃。


“嗯。”李希侃低着头闷闷的应了一声。


“不开心?”毕雯珺叼着烟,腾出一只手揉了揉李希侃的脑袋。


“不是,是,不是。”李希侃脑袋乱的话都说不清楚了,索性闭了嘴,又重重的吸了一口烟。


“不是因为被杀了不开心,而是......”李希侃想了想抬头看向毕雯珺,“你是不是知道是我。”


毕雯珺点了点头。


“你什么时候开始知道我是saykan的?”李希侃问。


“很早了,”毕雯珺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口香糖递给李希侃。


“糖纸不要丢。”说完毕雯珺丢掉烟头走了。


李希侃剥开口香糖,把口香糖塞进嘴里,展开糖纸。


里面写了毕雯珺的姓名,还有一串微信号。




-------TBC----------




后文:06-08


后文:09-11



评论

热度(2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