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

【毕侃】宝箱

溜溜球那次我还记得。突然鼻酸。那时候多好啊,女孩子看到宝贝的第一反应是「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让他们拿出来呢」,是真的赤诚的爱意

宗伝唐茶:

一个瞎写的无聊故事。
————————————
 


 


李希侃一圈一圈把戒指从右手食指上转下来时毕雯珺就坐在他旁边,可能是被看着的缘故快转下来时手抖了抖戒指差点脱手。手忙脚乱地把戒指接到怀里,虽然没有落地还是心疼地摩挲着擦了半天,毕雯珺冷不丁开口:“这次舞台不戴它会紧张吗?”


“……会有点不习惯。”李希侃顿了一下才笑着回答,把戒指包在掌心握紧又开始摘项链。


 


先前爱奇艺让每个练习生用一段话介绍自己最珍贵的物品,他斟酌不下戒指和项链到底哪一个更珍贵,生怕staff打断他似的一口气讲了两个故事,末了听到说这些物品会拿去抽奖送粉丝整个人都懵了。懵的不止他一个,场面一时宛如变成百分之九蜡像馆,staff插着腰环顾一周:“怎么,你们都不舍得回馈一下自己的制作人?”


“没有没有。”


“应该的应该的。”


制作人辛苦了,理所当然值得最好的。这样安慰着自己排队领箱子,现在一人坐在一个玻璃箱前准备放宝贝,气氛还有点熟悉。李希侃突然被自己的想象逗笑了:“我们现在像不像《乱世佳人》里勇敢捐出首饰的那些太太小姐?我就是很帅气地拽掉戒指的斯嘉丽。”


毕雯珺本来在看着溜溜球发呆,闻言努力回想了一下已经记忆模糊的名著角色,很肯定地纠正李希侃:“这么不舍得,我看你还是比较像韩梅妮。”


韩梅妮……是这名字吗?但好像也有点耳熟。韩梅兰还是梅兰妮不重要,对他们来说可能都不如韩梅梅亲切,那么两个都不怎么喜爱文学的男孩在这个问题上顺利敷衍过去,李希侃要反唇相讥:“好像你就很舍得一样。”


“我……”毕雯珺不知道把线抽开又卷回去反复了多少次,此时终于端端正正收好线把它小心翼翼放进玻璃箱,“要舍得的。”


李希侃看看溜溜球又看看自己的戒指项链,一下子就难受了。


 


亲密起来之后他才知道当初差点被自己磕了的溜溜球到底蕴藏了多少意义。际遇就是那么奇妙,他们在相同的一段时间里曾经都在韩国,一个摸着石头破损后包了银的一角祈祷命运眷顾,一个把玩着溜溜球放空大脑以忘记寂寞迷茫,可能都溜去弘大看过路演,可能曾经各自拿着一串炸猪皮目视着前方擦肩而过,不曾相识也不以为彼此会相识。


但终于还是在回国后遇见彼此。


即使是十五块钱的石头和不知是否是正品的ck戒指,有蕴含了漫长回忆的加成在也不是什么周大福卡地亚可以随便与之相比。溜溜球于毕雯珺一定也是一样的,虽然一个没上色的半成品溜溜球难以估算价格,但这种像灵魂密友的东西本来就与价格没有关系。


不是不舍得送最好的东西给制作人,而是这样好像在把一名老朋友送出去结交新朋友。情知不对劲,反对的言语却也难以在staff面前说出口。


 


希望你能得到她的尊重善待。


希望得到你的她能永远喜欢我。


 


李希侃怀着自己都清楚近乎做梦的祈祷,小心翼翼把项链和戒指放进箱子,心在松手的瞬间似乎空了一块。毕雯珺伸手握住他的手,忽然拿过一旁喝空的可乐罐倒出扔进里面的拉环:“你要不要戴这个?”


“?这个梗好烂。”李希侃被雷笑了,一边缩手一边捶了两下毕雯珺,“上面还沾着可乐吧好脏啊!”


“也是。”被嘲了烂梗的毕雯珺不以为意,拇指食指在李希侃右手食指上圈了一下,“那先这样代替。”


代替每次陪你上舞台的戒指。


李希侃抿了抿嘴,拉过毕雯珺的右手也在食指周围圈了一下:“我也给你一个。”


代替帮你缓解压力的溜溜球的绳扣。


 


小学生过家家级别的烂梗,两个人对视着不约而同笑了,笑出来的同时轻轻送了半口气,空了一块的心好像也没有那么空。


因为还有更大的梦想填充其中。


 


但直到见面会结束都没有出现抽奖环节。


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一切却又戛然而止,李希侃心中慢慢有点不上不下。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一个做好心理准备的士兵冲出阵地准备堵枪眼时炮火突然停了,他不会觉得自己好幸运,只会茫然并担忧再来一次自己还能不能提起相同的勇气。


士兵茫然了一会儿,终于接到停战指令。


李希侃和其他练习生一起排着队等待领自己的箱子,后面隔了几个人有消息灵通的练习生正在低声聊小道消息,李希侃回头时身后的毕雯珺默契侧身让出空间,李希侃可以听得更清楚一点:“……被骂了……轮博骂……本来想试探反响不错就真的抽……不行了那就否认呗……”


李希侃微微仰头转了目光望向毕雯珺,毕雯珺微微摇头示意不清楚。


但,不论猜测是真是假,不论爱奇艺有什么考量,他们的老朋友确实回来了。


 


失而复得的感觉有点不真实,李希侃坐在地上抱着箱子一时间不敢打开。毕雯珺把溜溜球装进口袋,推开自己的玻璃箱替李希侃开箱子,李希侃手微微动了一下还是没躲,任由毕雯珺把他的老朋友拿出来。


“这是真的。”毕雯珺好像能看懂他在想什么,张开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嗯,是真的。


为了回馈制作人而送出,制作人又用更多的爱把它们送回来了。


 


瘪了瘪嘴,李希侃鼻腔有点发酸。毕雯珺给他戴上石头项链,又拿过他右手把戒指重新戴回去:“它们还可以跟我们一起走更久。”


 


一起走更久吧。


 


以有形之躯,拥抱无限之未来。


 


 


FIN

评论

热度(927)

  1. 匆匆宗伝唐茶 转载了此文字
    溜溜球那次我还记得。突然鼻酸。那时候多好啊,女孩子看到宝贝的第一反应是「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让他们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