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

【毕侃】循序渐进 04

啊 我也想tla

宗伝唐茶:

本来很多天前就已经在写这一更了,但一直有人催那我就放着。
越催我越不更,省得谁都以为催更有用可以跟我没完没了哔哔。
——————————


 


 


 


每个直播平台上每天都会有大量个人主播涌现的同时有更多个人主播消失,像潮起潮落一样自然有规律。有的人可能想尝试新鲜东西,有的人可能梦想一夜走红,无聊了就离开,这条路走不通就换一条。


李希侃不太能确定玩球汤姆是哪一种。说只是图新鲜,一晃眼一个多月过去了,很多耐心差的公会主播看看第一个月的收益不能满足期望这种时候也就跑了;说真的想靠这个吃饭,按说长得这么帅很有成为红人主播的资质,架不住这人每天最多播三个钟头还分开几个时段,赶不上人流高峰养不出铁杆死忠。


观众多情又善变,主播花很大时间心力去维护的其实是一种惯性和感情。只磕颜的话总能找到新鲜的美颜去磕,花圃中的五千朵玫瑰随便哪一朵都很美,可小狐狸看到风吹麦浪会想起的金发小男孩只有那一个。


拿不准对方的目的,这些话也都不好和人说。单从李希侃本心来讲,认识一个这么让人安心的主播朋友不容易,他是希望玩球汤姆能在KOKO久一点、再久一点。可是这人开播不太上心,换言之投入成本不足,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挥挥袖子走了,代入观众角度都觉得粉这样的主播没办法安心投入感情。


好在玩球汤姆每晚蹲他直播的时间还是不算太短的,这让他能想到点迂回的办法。


 


侃家军渐渐发现自家主播每天都在cue那个帅哥汤姆连麦,哪怕吃播自言自语也要连麦。老粉大概清楚Say侃帮衬小主播的套路,看谁顺眼就拉人家上来拿一半连线分成,一次两次愿意给老大撑面子,次数多了连麦时再刷礼物就很犹豫:苏七还没凉呢,谁知道玩球汤姆会不会是又一个苏七?


不过总体来说侃家军态度还比较温柔,毕竟汤姆哥的美貌和苏七根本不是一个level的东西,苏七也没有像汤姆哥一样一口气刷23个火箭。花钱就有人权,追星如此追主播一样如此,侃家军真正受到的损失不过是大晚上同时看大屏里的Say侃吃夜宵、小屏里的玩球汤姆时不时看一下镜头微笑,深夜美食与秀色可餐的双重暴击令许多女孩的减肥之路倍感艰难。


 


李希侃想到的办法很简单:他大概能看出来玩球汤姆不缺钱,也不靠直播挣钱,但谁会嫌钱多呢?每天晚上只是开着摄像头露个脸,不用说话甚至可以干点别的就能拿一笔不算太小的钱,人不会和简单到手的钱过不去……吧?


以防这个话不算很多的汤姆哥嫌烦跑路,他甚至都不太敢cue对方说话。


这天晚上唱唱歌打打游戏,惯例到了午夜吃播时间,老粉们自暴自弃地点开外卖软件与Say侃同进退。李希侃也乐得将手机屏幕对准摄像头方便同城粉丝get同款外卖,毛茸茸的半个后脑勺抵着摄像头一看就很好摸:“砂锅粉?他们家做得太慢了,送过来粉都粘在一起。包子……包子饺子都吃腻啦。我要吃这个,酱油炒面。”


“那我也要酱油炒面。”


谁把侃家军的心声说出来了?


李希侃和侃家军一齐看向小窗口,扭头跟什么人说话的毕雯珺慢了半拍反应过来看向屏幕,瞳孔震动一个瞬间本能地伸手捂摄像头。李希侃看着突然黑掉的小窗口噗地笑趴在桌子上,毕雯珺听着知道为时已晚,有点不好意思地移开手,李希侃正笑得脸颊鼓鼓抬起头:“你干嘛那么容易害羞啊,点一样的夜宵又没犯错,刚好一起吃啊。”


一起吃,听上去就很亲昵。毕雯珺其实觉得最近Say侃对他有点冷淡,连了麦就把他晾着也不太找他说话,脑子一闲下就忍不住反思是不是自己不太会说话惹人烦了。此时Say侃笑眯眯地跟他说一起吃,半空里晃晃悠悠的心突然就落了地,哪怕其实并不是外卖而是统一从公司地下餐厅买、哪怕丁泽仁提着他那一份很快回来了毕雯珺也摆一下手只当看不见。


丁泽仁无聊地坐到沙发上开始吃自己那一份夜宵,吃了一大半听到毕雯珺语气很温柔地说了句“刚巧我的外卖也到了”摘下耳机走过来拿夜宵,被自己瞪着也毫不心虚,还冲门抬抬下巴示意你吃完赶紧走。好神经啊!刚什么巧外什么卖这人良心居然一点都不痛啊!丁泽仁按着炒面盒子不让毕雯珺拿,用气声发问:“你网恋呢?”


毕雯珺愣了一下黑了脸:“没有。”


丁泽仁原本只是随口一说,说出来越想越觉得就是那么回事,认定毕雯珺没跟他说实话,就很不乐意:大学师兄弟那么些年,毕业出来又给你公司卖命,你恋爱还藏着掖着是不是不把人当兄弟?毕雯珺也无语了,一边抢餐盒一边挤个半句实话:“人家没喜欢我。”



怎么是个这剧情啊?


那这个,兄弟归兄弟,谁也不乐意被别人看见自己表演单相思吧。丁泽仁同情地瞥了一眼毕雯珺,特别配合地端起剩下一半夜宵悄悄溜出门,出门前还体贴地把里面的百叶窗放下。


 


好神经。


毕雯珺看着丁泽仁这一串动作很无语,但也没什么好拦的。


坐回电脑前时Say侃刚刚面对摄像头打开餐盒盖子,看到毕雯珺回来还贴近屏幕观察了一下毕雯珺的炒面,真挚赞叹:“你这份炒面的颜色均匀多了,一看就比我的好吃。”


那你过来吃啊。


毕雯珺心中默默回答一句,开始欣赏Say侃吃饭。


 


说起来Say侃其实还是个吃播播主出身。


遥想当年吃播的概念刚火起来时李希侃还在念书,有个室友为了好玩做这个,每天一下课就往校外美食街跑。有一次跟李希侃一起吃饭发现观众对帅哥出镜的热情很高,之后就喜欢吃到哪里拽着李希侃播到哪里。


室友的粉丝不算太多,礼物收益也有限,那一点点钱还不至于吸引李希侃注意,但有人喜欢看别人直播吃东西甚至乐意为此花钱就真的很让他吃惊。吃东西……还不简单吗?李希侃跃跃欲试,就是还有点不放心:“只是吃就可以吗?我看你还一直和他们聊天,聊天有要求吗?外貌呢?”


“聊天你不用担心吧你本来就能侃……”室友打量一下他,越看越不是滋味,“外貌你就更不用担心了吧……”


于是当天夜宵时间李希侃就开播了。那时Say侃还不是后来的开播就上封面的金牌大主播,也没有守着直播提醒的庞大侃家军,不知道有什么补光灯美颜灯,找到滤镜开关就以为自己很专业,连收音设备都只是一百多块的耳机麦克风。新号能获得的只有附近开播和最新开播的一点点导量,但进来的人基本上出不去:


——我天这是什么奶里奶气小可爱


——不小心点进母婴频道了吗 主播报地址我要去偷孩子了


李希侃很不乐意地咽下嘴里的脏脏包:“我可是大三的帅气男生哦,什么奶,我不奶,也不可爱,你们应该说帅气,酷,有型。”


——神他妈大三,幼儿园大班我都信


——我大一  但我是主播的妈粉了


——我男的  爸粉可以吗


这也太可怕了。


李希侃吃了两块脏脏包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固然吃播界的红人不全是大胃王,但大胃王绝对是主流,这和主播的平台生存法则也有关,毕竟长得好看可以帮你吸粉却不能帮你连吃带说撑满三个钟头。李希侃的吃相很唬人,饭量却比很多女孩子还小一点,常规吃播粉丝本以为发现一枚新人大胃王,结果人家没吃两口就摸着肚子说饱了谢谢大家我们明天见——就很欺骗感情。


即使如此还是涨了几个颜粉,第二天一开播就进来刷弹幕教育他:你开播时间太短会降低ID权重,平台给你的导量会越来越少,不吃很多东西没什么,姐姐们还是想多看看你的。


李希侃从善如流,边吃边侃,吃饱了那就专心侃,毫不费力侃够三个钟头去上课,吸的粉丝群体也从吃播粉渐渐转为聊天粉。聊天时粉丝cue他唱歌跳舞,他也不推辞,才艺粉也开始变多,粉丝构成越来越杂,慢慢形成庞大的侃家军,月收益比规规矩矩找工作的同学一年工资都多,那么毕业了干脆做专职主播。平台开始有专门的客服找他对接,年度盛典和红人现场活动也会请他出席,真正的老粉回想起当初软乎乎的吃播播主总还是有点唏嘘。


不过像现在这样不那么专业吃播型的间歇吃播也不错,Say侃的吃相总是那么幸福。


 


老粉刷飘屏科普时毕雯珺想象了一下脸颊有点婴儿肥的软乎乎吃播播主Say侃,由衷遗憾没能早点认识他,而新粉则抓错了重点:


——说到红人现场,这个季度的红人现场啥时候办?


——年度盛典我在老家去不了  红人现场能看到老大的话就去


“红人现场啊,应该快了吧。”李希侃又往嘴里塞了一大口炒面,“但我不一定去啊,都是新近红起来的主播,我这种大前辈凑热闹不好。”


——小侃又倚小卖老了


——去吧去吧今年还没当面瞻仰老大呢


“停,不准刷火箭劝我去啊好犯规你们。”李希侃笑弯眼睛谴责粉丝,注意力转向小窗口:“汤姆哥等级倒是够了,汤姆哥想去吗?想去的话最近多开播几场,把分类改成歌舞,我给你推荐几次你数据应该就够了。”


毕雯珺其实兴致缺缺:“我……不太会跳舞。”


“那就是会唱歌啊。”李希侃敏锐地抓住要点,一下子想起刚认识玩球汤姆时曾经有过但睡一觉就忘了的念头,“要不要跟我合唱试试!”


毕雯珺是那种有就有没有就没有的性格,觉得做不好的多半会暗自努力但不会在别人面前逞强,自认为做得好的也不会假情假意谦虚。唱歌的确是他拿手的项目并没有怕过谁,想想也就答应了:“唱什么?”


侃家军兴奋了,火速飘屏点起了各种男女对唱情歌。谁要和男生对唱时唱女生部分啊,李希侃有点慌地瞥了一眼小窗口生怕人家尴尬,急急忙忙地从快速掠过的飘屏中抓住一首双男声歌曲:“爱转动,庾澄庆和张信哲,会吗?”


“听过。”毕雯珺火速搜出歌词看着轻声唱了两句,想了想调子又提高一点音量重新开始试唱了四句,看向直播窗口,“应该可以……嗯?”


 


屏幕上一排一排的“红了红了”“你有本事捂耳朵你有本事抬起头”,毕雯珺看着捂着耳朵缩着脖子趴在桌子上的Say侃,头一次对自己的唱歌水平产生了不确定的想法:“……很难听吗?”


“怎么可能!”


李希侃一脸英勇地抬头,就是通红的脸和耳朵脖子有点减弱气势:“那个,你别害怕,我不是变态,我只是可能,真的是声控……”


毕雯珺愣了一下笑了。


李希侃声音渐弱:“我还怎么跟你合唱呀……”


 


真的,未免也太好听了。


李希侃感觉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评论

热度(1058)

  1. 匆匆宗伝唐茶 转载了此文字
    啊 我也想t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