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

为什么以下这段OOC

我笑死

why do i still love you:



人生气分好多种,有人明着发火,有人背着记账。蔡徐坤发脾气看环境。工作环境里他是前者,直来直去,有一说一,落脚点从来不在发泄情绪,而在于理清思路,好让所有人都动起来去给他解决问题。这是效率优先的团队协作模式,作为一个极不好管理的男团leader,他已经明白了如何最大化地节省时间,少做无用功。
——然而私人状态就又不一样了。私底下他跟自己较劲比较多,这种较劲通常发生在写歌卡壳的时候。灵感枯竭的蔡徐坤很可爱,也很不让人省心,他抱着王子异给范丞丞买的那只熊陷在沙发里,塞着耳机发着呆,叫八遍吃饭都听不见。


范丞丞很勇敢地过去抗议,“那是子异买给我的熊”,还要伸出一根手指猛戳小队长胳膊:“我的熊我的熊我的熊子异买给我的熊——”
蔡徐坤其他的字儿都没听见,就听见一个王子异,他愣把自己从一堆旋律里抽离出来,问:“子异怎么?”
范丞丞:“……子异叫你吃饭。”
“——别费劲了,我都叫不动。”王子异从厨房里钻出来,左胳膊上端着三个盘子,那架势看上去像个经验相当丰富的厨子:“去吃饭吧,我来管他。”


说完径直坐下来,盘子一搁,抽出张餐巾塞进蔡徐坤睡衣领子里。后者被当成漏下巴的宝宝对待,一时间难以适应,只好莫名其妙地看向他,那眼神就差写着:你疯了吧?
“还卡着呢?”
“……嗯。”
“不吃饭能写出来吗?”
“不知道。”
“但是不吃饭就会饿死,来吃饭。”
王子异憋着笑,拿起叉子慢条斯理地卷意面:“要人喂吗?要不你跟五百万比赛,看谁吃得快......”
蔡徐坤把熊扔在了他头上。


-


这是废稿,OOC了。蔡徐坤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吃饭。


评论

热度(7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