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

【杰芙】财迷心窍

我也是,我最喜欢狗逼有钱人了

宗伝唐茶:

调节心情的瞎嗑罢了谁当真谁傻瓜。有微量彦灵。
——————————
财迷心窍


 


 


每个幼儿园小朋友惯例逃不过被问理想的命运,答案多半是科学家发明家航天员老师。所以听到陆定昊回答“我的理想是把妹妹嫁给一个超级有钱人”时老师被这朴实的理想打动了,好心提醒他:自己的理想应该和自己有关,不能把理想寄托在其他人身上。


“那好吧。”陆定昊想了想,“那我的理想就是把自己嫁给一个超级有钱人。”


老师被逗乐了也只当他小孩子想不出答案偷懒替换主语,并不会想到他是认真的。而陆定昊坚持努力朝这个理想迈进,贯彻的精神十分值得肯定,就是理想内容不太好为外人所知,只能默默一个人贯彻。


 


后来陆定昊多了个对自己的理想知根知底的僚机林彦俊,但一方面林彦俊实在不是什么时髦僚机,另一方面和林彦俊的相识本身就是个悲伤的故事:陆定昊认为王思聪的公司总应该有钱人多多,签了香蕉很快开始物色对象,那林彦俊就很英俊,长得还很阔气有排面,当即成为陆定昊的第一目标。陆定昊多会撩汉的一个男孩,嘘寒问暖无微不至,见缝插针skinship,强行和这个跟世界熟悉得很慢的台湾男孩快速变熟,自然而然聆听了林彦俊的故事。


陆定昊当场气笑了:合着自己遇上一回真人版山田太郎物语。


然而他可不会像池上隆子那么没出息!


林彦俊很快发现那些让自己比较不适的skinship消失了,让自己感受到母爱的嘘寒问暖也消失了。正负相抵其实没什么,但林彦俊就很好奇变化的原因,难得主动地追着陆定昊跑了两天,就被陆定昊一脸严肃地拽到角落:“让你误解了是我不好,但我是不可能和你发展到恋爱关系的,我的命定之人一定要是个有钱人。”


哈。


林彦俊虽然在熟人面前偶尔缺那么几个心眼,人却决不能说傻,一听这话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哈哈大笑着拍拍陆定昊的后背:“你不要有压力,我以后就当你是我姐妹。”


神他妈姐妹?陆定昊翻个白眼走开了。


 


公司宣布要参加偶练时陆定昊特意找了参赛公司的资料看,看到乐华娱乐眼前一亮,心想业内谁没听过乐华艾利斯顿的大名,合宿以后盯着乐华钓不信钓不到超级有钱人。


然而还没去廊坊陆定昊就失望了。


乐华的流量大啊,节目还没开始录制人就三天两头出新闻上热搜,这个跟那个拉手,那个给那个抱抱。林彦俊凑在他旁边一起看站姐高清,见他龇了几次牙好心安慰:“他们好像来七个人,再怎么内部消化也至少能剩下一个吧。”


陆定昊气得高高扬眉瞪他:“怎么我就不配先挑吗?”


“你可以在咱们公司里先挑啊。”


陆定昊环视一周,黑的太黑矮的太矮妹的太妹,最合口味的又太穷,不由得长叹一口气感慨命运的捉弄。但马上又打起精神:“我就不信我泡不到有钱又英俊的直男!”


你要直男干嘛。林彦俊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虽然不明白陆定昊的想法,林彦俊还是有在努力关照这位姐妹。第一天录制轮到乐华登场,林彦俊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先凭脸挑了个感觉最直男的向陆定昊推荐:“你看,我觉得那个超直。”


陆定昊循声望去,丁泽仁闻声回头,四目相对,丁师兄礼貌地抱拳问好。陆定昊脖子一缩窝进椅子:“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乐华跟我画风不合。”


你真的事好多哦。林彦俊对陆定昊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又要有钱,又要好看,还要直男,还要画风相合。尤其最后一条,林彦俊实在看不懂什么才叫跟陆定昊画风相合,辛苦练习一天后晚上在食堂看到陆定昊,端着盘子走过去拍拍肩膀:“不然就先好好比赛啦,慢慢观察不用急。”


“闪开。”陆定昊咬着勺子从牙缝里挤出杀气,“你挡着我看Jeffrey了。”


不怎么爱上网的林彦俊很久之后也依然不知道Jeffrey和成龙大哥之间的亲戚关系,自然也不清楚Jeffrey有多么丰厚的身家。但他好歹了解陆定昊,知道陆定昊在自己这里翻了一次船后吸取了教训,已经成为了能把每年的奢侈品型录倒着背的强人。遥想第一天录节目,进来一个人就听陆定昊在旁边小声心算这人全身上下价值几何,那陆定昊看中的男人自然是有钱人了。


虽然这种时候应该为姐妹感到高兴,但是姐妹有了前程就这么凶是不是太薄情了一点。林彦俊有点不开心地站起身随便换个地方坐下,对面埋头苦吃的男孩子来不及咽下嘴里食物急忙抬头:“这里有人……呃。”


台湾美男子听不明白北方人宛如黑话的“这里有人”其实是占座位的意思,但语言隔阂不妨碍他欣赏北方人的美貌,真心实意地感叹:“哇,和你一桌吃饭我才终于明白什么叫秀色可餐。”


男孩子白白的脸腾地浮起一大片红色:“呃,你也很,很好看。”


 


远处卜凡不解地被拖着走向另一个方向:“就算小弟没给咱们都占上座儿,那也不用全去另一边啊,不然咱们叫上小弟一起找个空桌?”


拖着卜凡走的岳岳觉得自己每天都能体会到至少十次智商上的优越感:“你要是不想被驴踢,就按我说的办。”


那行吧,虽然不知道廊坊又怎么突然有了驴。


 


陆定昊以对着镜子研究了十年得出的最美角度脸颊对着Jeffrey的方向,有意无意瞟过去一眼又一眼,然而直到Jeffrey吃完端起盘子走人也没跟他对上视线。


陆定昊默念了三遍莫生气,然后摔了勺子。勺子磕碰两下掉在地上,他也不想捡了,盘子一推就要离开这个伤心地,一只手捡起勺子递给他:“我去帮你拿纸巾擦。”


看一眼伸过来的手腕上75万的Richard Mille 055,再抬眼对上Jeffrey腼腆的笑容,峰回路转啊!陆定昊心想:我可太喜欢直男了。


尤其是超级有钱的直男。


 


之所以认定直男,这也很有讲究:一来直男比较好骗,二来陆定昊修行的撩汉手法也多数针对直男。第二条理由让林彦俊得知后没少笑话他陆小姐,陆小姐就陆小姐吧他忍了,怎么说这称呼一听就很上海名媛。


可他距离上海市中心的大房子好像比想象中远很多啊,怎么回事这个直男,可太难撩了。


偶尔拿平板刷一下讨论组,看到一条被群嘲的料:lxs和lxs在tla。看了评论终于明白这堆缩写是什么东西,陆定昊抬眼四望,嗤之以鼻:这有什么好爆料的,到处都是lxs在tla。


除了他自己!


Jeffrey也没tla真是惨淡人生中为数不多的没什么用的安慰。


 


好不容易抽到一组可以有更多机会近距离接触,不是林彦俊和Jeffrey互撩就是被黄新淳喷了一脸。人生的苦难太多了,擦干净脸的陆定昊有点丧失生存意志地躺在地板上,心想我死之前一定要把这一屋子的人杀光。


Jeffrey蹲在他旁边笨拙安慰:“擦掉就别想了,你的皮肤真的很好。”


我的皮肤当然很好。陆定昊摸了摸自己的脸,伸出手示意Jeffrey拉他,Jeffrey配合地把他拽起来。


好歹也拉了手了,算有点进展吧。陆定昊心平气和了,一场血案被无形中就此化解。


 


进展太慢的时候一个僚机是必要的,于是林彦俊愉快的双人晚餐多了个电灯泡。灵超咬着勺子对陆定昊虎视眈眈,陆定昊没说两句就忍无可忍扭头:“你干嘛啊,爱上我了吗?”


灵超哼一声:“你干嘛啊,爱上林彦俊了吗?”


陆定昊呵呵一声冷笑:“我对穷人没兴趣,他也是,你也是。”


灵超勃然大怒上手掐陆定昊:“穷怎么啦,我就乐意跟他一起吃方便面!”


“不是,那个,我也没到要你只能跟我吃方便面的地步。”林彦俊感动得哭笑不得,强行把两人分开,转头赶陆定昊:“你在这里纠结半天干脆直接跟他告白好啦。”


 


见色忘友!陆定昊有些心酸,想了想真的去找Jeffrey告白了。


陆定昊说喜欢,Jeffrey没说话。


陆定昊心一横亲上去,Jeffrey也没拒绝。


干巴巴地亲了半天,陆定昊不会换气退开一点,脸红红地问:“我们这算是交往了吧?”


Jeffrey淡淡地看着他:“我什么都没说啊。”


 


“你也不是喜欢我,你是喜欢我的钱。我不是傻瓜。”


 


陆定昊打了个哆嗦,感觉被扒光示众也不过如此。


行吧,你不是傻瓜,我是。


他一把推开Jeffrey踉跄着跑了。


 


灵超同情他的遭遇,善良地同意把林僚机出借一个小时,前提是他也得陪同在侧。陆定昊也懒得计较那么多,反正僚机的家属迟早会知道自己丢了什么脸。


三个人一起躺在廊坊大厂的屋顶上,陆定昊闭眼吹风缓慢恢复着hp:“我就不信有钱的直男那么多,我一个都泡不到!”


灵超不禁想劝劝他:“其实钱没那么重要,你看……”


“钱就是很重要。”陆定昊斩钉截铁,“你小孩子懂什么?你连不能敷着面膜吹风都不知道。”


灵超一把撕下面膜跨过林彦俊去殴打陆定昊,陆定昊被小美人的弱骨粉拳捶了两下也不觉得疼,倒是重新打起精神,感觉自己醒来又会有力气相看十个有钱人。


 


不过命运有时候就真的很操蛋。


或者说操蛋的是aqy。陆定昊冷眼看着staff突然吵架,脸上敷衍着做一点表情,心想你们谁也别想骗过富有综艺感的我。


那我都骗不到的Jeffrey会是真的害怕吗?


装的吧。


大家都撕破脸了,谁怕谁啊。陆定昊淡然了,嗲嗲地靠在Jeffrey手臂上,Jeffrey没有推开他,陆定昊冷哼一声,心想你才是影帝。


但staff越吵越厉害,陆定昊渐渐不太确定是不是陷阱,那也顾不上尴尬撩汉,悄悄抽回手坐好。Jeffrey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等听到Jeffrey棒读式安慰staff,语气状况外得让陆定昊一下子就不害怕了,尬撩心思再起,硬是玩手玩出一套护手教学。做不成情人就做敌人,敌人狭路相逢,那岂不是谁怂谁尴尬。


他不怂,他对自己的镇定超满意,哪怕最后发现真的是陷阱而自己两次错过真相也没能影响他的好心情。


可装腔作势听心跳时突然被抱住了头。


“……被你们吓死了。”陆定昊眼神晃动着坐直,感觉自己心跳要比Jeffrey快得多得多。


 


摄像机一撤陆定昊马上往外冲。他不想跟Jeffrey斗智斗勇了,反正他根本弄不明白Jeffrey真傻还是假傻、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冲到拐角时被人拉住了,回头看到Jeffrey时陆定昊感觉手里被塞了什么东西。他也懒得继续撒娇装嗲,也不看那是什么,直接就着Jeffrey的手往回塞:“真的够了,我又没有要继续惹你,我马上去找其他有钱人,你不要揭穿我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


Jeffrey握着他的手突然发问:“你只喜欢有钱人吗?”


“是啊我只喜欢有钱人。”陆定昊没好气地瞪着他,“我永远喜欢有钱人,上辈子这辈子下辈子到死都喜欢有钱人!你要是没钱我绝对不会喜欢你,满意了吗?”


“但是,我不会没钱啊。”Jeffrey突然笑了,“我想过了,喜欢我本人的话还有可能变心,喜欢我的钱的话,那你会一辈子喜欢我的吧。”


这个逻辑还真挑不出错。陆定昊无法反驳,疑惑地点了点头。


“那钥匙给你。房子钥匙,上海那个。”


陆定昊一个激灵,低头看向自己摊开的手掌,里面躺着一串钥匙。


 


被按在墙上亲的时候陆定昊心想:狗逼有钱人,房子钥匙都能随便给。


我怎么这么喜欢呢。


 


 


FIN

评论

热度(1569)